爱男孩帅哥网 > 同志小说 > 短篇同志小说 > >

北漂青年和山东男人的同性爱情:北京往事

更新: 阅读:

北漂青年和山东男人的同性爱情:北京往事

文案

一个北漂青年在北京与一个山东男人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感情纠结。爱恨情仇,酸甜苦辣。

标签: 宝军 北漂 北京 爱情 故事

北京对于我最初的记忆是流浪。

17岁那年,应该是1991年的初春,我暗中决定一个人北漂去北京寻找我的生活希望。

其实,那些时候,民工潮是涌向沿海城市的,比如广东深圳。这与当时一部陈小艺主演杨钰莹演唱主题曲热播电视连续剧《外来妹》的关系密不可分。

当时流传一句俗语说: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那时候邓小平南巡讲话,把深圳作为经济特区发展让中国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让广东成了一片热土,感觉好像广东深圳、广州、珠海、东莞遍地是黄金,那个钞票漫天飞一样,只要你去广东,只要你有魄力愿意下海经商、有力气喜欢打工劳动,哪怕你捡破烂你也有钱途。

当然,设立于陕西我们县城的劳务局,也是组织大批务工者去广东就业,他们专门以此赚取介绍费,那时候叫劳务输出人才引流。一个人收1000元人民币,包括车票钱进厂手续费以及其他相关支出。

当时我家里实在拿不出来1000元人民币的,90年代初1000元钱对于小山村里居住的我家是天文数字。当时我刚刚初中毕业离开学校走进社会,我家根本没有那么多钱。父亲在我6岁那年风湿性心脏病去逝了,母亲没有改嫁硬是捉襟见肘自己把3女2男5个儿女拉扯大了。

家在全国贫困县管辖的偏僻小山村,小山村前面是坡后面是梁除了种庄稼还能有什么收入,庄稼除了交纳公粮也剩不了多少,每一年3、4月都是青黄不接靠吃野菜过日子了。家里的一头老母猪倒也是功臣,每一年两次的怀孕生产卖掉猪崽的钱也刚刚够维持平日家用买个零碎,那时一个猪崽才卖不到10块钱。另外养几只鸡生蛋卖了在帮衬一些,日子捉襟见肘皱巴巴的也算过得去。另外,我家门口的两棵核桃树每年收获的核桃果实榨成了油,就够我家吃很久的时候了。家里吃的醋基本都是母亲自己用柿子、麸子酿造的农家醋

3个姐姐一个一个都出嫁了,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靠不住。当然姐姐也有她们的家庭她们的苦衷,母亲也不指望她们如何照顾我们,我读书学费的事情因为让姐姐们平分资助,她们没有积极支援导致我辍学的事实母亲更是拿来教育我自己要靠自己努力改变命运。

是的,我有一个哥哥,可以靠他生活啊!哥哥呢,也是早早退学就去省城西安混,在餐馆做事情,也不知道老板抠门给工资低,还是哥哥技术不好领不到高工资,或者哥哥贪玩自己把自己挣的钱花光了,哥哥去西安几年时间母亲是没有见到哥哥上交的几个工资。

在农村当时有两条出路摆脱农民命运,一是上大学,一是参军,上大学我没有资本,就算我学习成绩一直很好,贫困实际的家庭困难也没有能力让我继续接受教育走进向往的象牙塔。参军吧,我身体单薄而且自己9岁时意外伤害导致左眼失明,部队是不收视力不达标的青年的。

倔强的我在电视连续剧《外来妹》鼓舞下决定自己出去闯世界,人家女孩子都去广东进老板厂打工赚钱了,过年的时候光鲜亮丽地荣归故里,我一个男孩子怎么就不可以呢?!好男儿志在四方,台湾歌手齐秦的《外面的世界》陪伴我把脚步迈出了生我养我的小山村。

我本来特别想去广东深圳的,可是最后我还是选择了北京。因为我是自己一个人出去,没有人带我,没有钱给劳务局,表弟在深圳也没有用,他的理由是我初中毕业没有出过门什么也不懂,去深圳难混。那时去广东深圳特区还要什么边防证、务工证、未婚证,去了还办暂住证,否则就是三无人员随时可能被收容劳动然后遣送回家!

表弟还说深圳的工厂基本都是外资的,美国投资的、香港投资的、台湾投资的,必须有工作经验才招收,而且管理相当严格害怕我吃不消。

更让我惊恐的是表弟说广东人说白话啊客家话啊粤语啊的,比外语都难懂,我就会说会听国语,去了肯定难和人家沟通,于是我自己翻来覆去地想去北京绝对没有错,因为我对语文特别感兴趣,普通话说的也不错。再说北京可是祖国的首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北京又是普通话的出产地,到那里人们都是说普通话,我就是迷路了有问题问询,随便找谁都行啊!

我真的就向北京出发了,车费的问题是我自己想办法问母亲骗的。母亲知道我的性格很倔强想做什么只要认定了就一定去做。母亲也真的以为我与邻村伙伴一起是去省城西安一家技校学技术。所以母亲给我了千辛万苦凑的学费让我与邻村伙伴一起去西安读职业技术教育学校的课程拥有一门劳动技能,她以为邻村的伙伴的叔叔真的护送我们去技校的。

事实上邻村伙伴是真的去了西安新桥技校学习理发了,我却是借此名义弄到车费要去北京了,我让邻村伙伴替我保密去北京的事情,还答应如果感觉北京不错就写信让他也来北京混。现在还特别怀念17岁时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想想现在做事情瞻前顾后的畏缩,真的感慨时间的力量抹平人性原始的韧度和冲劲。

第一次出门从西安去首都北京,说实话我还不会买火车票呢!正月十五还没有过,应该是春运返工潮的时期,旅客特别多。我怯生生的到了西安火车站,看见排成长龙一样的队伍在买车票。我也排进去一个长龙阵,不巧的是还有3个人的时候,窗口不卖票了,一个暂停售票进行午餐的牌子让我特别失落。

于是又走到旁边队伍,站在后面随前面的人移动脚步慢悠悠百无聊赖又无可奈何地接近售票窗口。

我的前面是一位军人,他忽然回头对我说:小兄弟,我去厕所解手,你帮我站队好吗?一会我回来你证明我没有加塞就行。

这个军人长的很高大挺拔,有我们北方青年的朴实和亲切,他的语气和笑容都让我感觉到真诚。

我说好啊!没有想到的是,就因为给他证明了一下没有加塞,后来他就帮助我买了一张去北京的火车票。那火车票是他托熟人弄的,本来他不打算找人走后门的,关键是我们运气真的不好,又遭遇了快到窗口没有票的困境。于是他不得不找一个在西安政治学院的熟人帮我们弄到了第二天去北京的火车票。

他也去北京,说他在北京怀柔当兵呢!那天晚上他把我带到一个在西安工作的高中同学处借宿了,第二天我们一起从西安火车站,被36次列车拉载前往北京。

一路上这位军人哥哥特别照顾我,把他带的食品给我吃,就象我亲哥哥一样,他说他家在陕西渭南富平,都是陕西人出了陕西我们就是老乡啊!至今我依旧喜欢并且尊敬军人,我想就是那位军人哥哥在我第一次出门去北京的旅程,让我对军人有了最初的好印象吧!

到北京出火车站的时候,军人哥哥问我来北京做什么?我随便撒谎告诉他是投奔一个亲戚来北京找事情做的。军人哥哥就叮咛我一个人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身体,经常给家里写信报平安,看着军人哥哥远走的人影,我莫名其妙的失落了一会,毕竟我在北京举目无亲的,是自己吃了豹子胆独自来北京的。

我到北京的落脚处在北京火车站,那时的火车站很好,晚上可以歇脚不会像现在的火车站随时驱赶滞留人员,于是我晚上歇在北京火车站,就睡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面有暖气挺温暖也安全,没有遇见什么坏人。

白天游走于崇文门附近的街头外来工聚集的地方,所谓的非法招聘外来工的人市,寻找并且等待有人能把我带去,给我一份可以用我自己的力气换钱养活自己的事情。

上一篇:学生搞基:体育生学长是直男吧?

下一篇:四川小受和东北爷们攻的男男爱

猜你喜欢
最新推荐
帅哥图片
GAY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