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帅哥网 > 同志小说 > 短篇同志小说 > >

北京同志小说:兄弟,我的兄弟啊!

更新: 阅读:

兄弟,我的兄弟啊!

作 者:叶心

京味儿文文``

总觉得 京味儿的文章带了点粗俗 却又有真实的感觉 给人以亲切感.它不像古文那样有中优雅 唯美的格调 却显的比较大众话,所以 在古文看多后再看一点这样的文 会多出一点别样的味道 让人回味无穷

正文 一

我结婚了。

我站在大红丝绒幕布前面,胸前戴着新郎倌的小红花。身旁一边是美艳不可方物的新娘子魏敏,一边是英俊潇洒的伴郎江帆。要不是有个一米八几的个头儿,我还真不敢往他俩中间站。

新娘是我第十三任女朋友,虽然江帆说数字上好象有点不太吉利,不过就我这付生冷不忌的骨头肯定是百毒不侵。

魏敏第一是个美女,第二是个乖乖女,基本上什么都听我的,除了她妈妈我丈母娘非要坚持的那些。当然还有第三,她出现的时机刚刚好是我被老妈念叨烦了想干脆一咬牙一闭眼见个坑就往里跳的时候。

第四也就是最后一点,她眼泪汪汪地跟我说她“有了”,并且信誓旦旦地说不要我负什么责任,她会去做手术,只是因为这孩子有我一半应该让我知道所以才跟孩儿他爸爸打个招呼而已。

我知道我不是个好男人可能也不会是个好丈夫,但是怎么说也不能算是个坏蛋,我乱感动了一把,决定结婚。即使后来魏敏红着脸告诉我那只是“诈和”,我也没改变主意,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就那个什么马难追了不是?

我是个懒人,最害怕的就是操心。好在我的终身大事一切都有老妈和她未来的儿媳妇全权做主了,我只要拿出个光辉形象就万事大吉,一概不需要亲力亲为。想想其实结婚也没什么可怕的,枉我哆嗦了那么长时间。

必须说明,拍婚纱照除外。没错那些照片的确美仑美奂,可没拍过这种照片的人肯定不知道,这事儿真不是人干的。被从头到脚收拾一番不说,我一个大男人居然要化妆!换了多少套衣服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帮我穿衣服的男孩儿的手指头从这儿指到那儿,又从那儿指到这儿,指得我晕头转向。头上顶着巨大的灯泡子还不让我出汗,恨不得每一根头发丝的位置都得按既定方针办。我算了算,从开始到结束,一共五个小时零二十三分钟,秒就不算了。我饿得前心贴后背,直后悔从小没养成吃早点的习惯。那天我第二次深深体会到男女有别,第一次是跟着女朋友逛商场,我已经忘了那女孩儿的名字和样子。魏敏和其他几个准新娘子们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换上各种衣服摆出各种姿势,一遍又一遍问我和象我一样被摆弄得呆头呆脑的准新郎们“好看吗”,我们整齐划一地点头,再点头,直点到脖子都硬了,外带着脸上的肌肉也笑得没了感觉。

和魏敏去取婚纱照的时候,她笑得象个天使,这让我觉得一个月的工资加上一个上午的艰苦劳动总算有了点代价。可是她很快把如花的笑靥从照片转向我,说以后咱每年来拍一套好不好?

婚礼在婚庆公司的礼堂里举行。就婚礼这事弄得我一个头两个大,原本已经订好了酒席,可是魏敏的外公外婆竟然特地从家乡赶了来,于是出了岔子。魏敏老家是江浙人,那里作兴晚上办喜事,可北京人不兴晚上办喜事。没头苍蝇似地我从老爸老妈这边转到丈母娘老丈杆子那边,再从丈母娘老丈杆子那边转我老爸老妈这边,在两边都不肯让步的情况下只好决定中午在我早订好的酒楼办一次,晚上再到婚庆公司的礼堂办一次。我一边庆幸总算达成协议,一边肉疼我的钱,要知道这下我差不多白干半年。

中午那场比较顺利,因为大家都留着量打算晚上闹个痛快。当然老爸老妈不太高兴,觉得吃了亏。

晚上我是有心理准备的,知道一大帮狐朋狗友绝对不会放过我。不过我没想到,我的伴郎,我穿开裆裤的“发小儿”,我最铁的哥们儿,竟然不替我堵枪眼,反而跟着大家一起灌我。我总算知道朋友是用来出卖的这句话是真理了。

不过要说也是我的错,江帆从来就没当过伴郎,为婚礼的事晕乎乎的我也忘了嘱咐他,结果他非但不是个称职的伴郎,连我的财务总管也没当好。

哥们儿起着哄让魏敏给点烟,有的把烟弄湿了,有的一个劲吹气,反正就是不让烟顺顺当当点着。我见过新娘子为这气哭了的,可魏敏一点儿不着急,半点不生气,袅袅婷婷地站在那儿,一根一根地划着火柴,一根点不着划两根,十根点不着划二十根,划完了一盒又抬手叫小姐再拿盒火柴来,就这么锲而不舍地点下去,直到那些大老爷们自己不好意思。

我正兴高采烈看得起劲,一位服务小姐悄悄把我拽到一边,很好脾气地问我能不能先把账结了,说不介意我们在这里玩到几点钟,我们可以尽兴而归,不过柜台的收银小姐得下班,太晚了会不方便。当然当然,我满口答应。

撂下魏敏一个人跟那帮烟鬼们殊死搏斗,我跑出去找江帆。这事我一早就托付给他了,可这小子连人影子都不见,要紧的是他拿着我的钱呢。在排除了他卷款逃逸的可能之后,我只有一个地方可去了,卫生间。

果然,江帆对着水池子吐得正欢。

“喝喝喝,喝死你小东西!”我上去给了他一巴掌。

江帆抬手搪我:“干嘛?我难受着呢!”

“你活该!你是新郎我是新郎?你怎么比我醉得还快?”

“谁醉了?”都这样了嘴还那么硬。

我没功夫跟他磨牙:“快点拿钱,人家要结账呢。”

江帆从裤兜里把钱掏出来,递给我。

“你……”我真想掐他,“你不去让我当新郎的去啊?”

江帆眯起眼睛打着嗝儿说:“我醉了,你不怕我数错了?”

我点着他:“你行!等我收拾你。”

我拽着他去柜台结账,包间里传出排山倒海的喊声:“新——郎——,新——郎——”刚才还想“岔酒”的两拨人现在改大合唱了。

我回到屋里就被酒杯酒瓶子给吞没了,这时候江帆终于想起当伴郎该干什么了,拦在我前面一杯一杯地接过来替我喝下去。

“行了行了,”我把他推到旁边,“还是我自己来吧。”

当然我其实也没自己来,有我姐呢。

没一会儿我就看见江帆又跑出去了,这小子这么没酒量,怎么在酒吧混的?

回到家,把闹洞房的狐朋狗友都轰走,我也快睁不开眼了。

魏敏坐在梳妆台前面,正用面巾纸一点点卸妆。朦胧中我的新娘异常美丽,异常娇艳。我晃悠过去搂住她,春潮涌动地想来个浪漫香艳的新婚之夜,可魏敏轻轻地却坚决地推开我,说等她卸了妆再说。

我不知道化妆师在新娘脸上涂了多厚的油彩,只见魏敏擦了一遍又一遍。等她卸完妆,我早就向周公报到去了。

上一篇:Gay爱上直男,这杯酒该如何饮下?

下一篇:乡土恋父同志小说:我和父亲

猜你喜欢
最新推荐
帅哥图片
GAY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