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帅哥网 > 同志小说 > 军警同志小说 > >

军人同志小说 亲密班长(5)

更新: 阅读:

鹏哥急促的呼吸声越来越响了,粗大的Jiba在我手里急切地拱动着,浑身的肌肉颤栗着:“我的……好弟弟……”他伏在我脸上:“哥……想要!”他的手几乎是在撕扯,一把拽下了我的裤衩,抓抚我的屁股!

“亲哥哥……要弟的……命都行!”我跪起伏在鹏哥的身上,舌头在他发达的胸肌上胡乱地舔着,双臂温情地揽起他宽厚的肩膀,而后又转身趴下,把×朝向他,扭过头:“哥,来……”

鹏哥先是抓住我的背肌跪起,嘴唇在我的背上吻着,然后稍稍往两边掰了掰我的两腿,握住自己的Jiba,用Guitou在我的××试了试,早就渗出的液体滑溜溜的,他又吐了口唾液,用手抹在如钢似铁的大Jiba上,最后对准我的肛门顶了进去!

好似一把灼热的利剑,从未有过的、钻心的疼痛令我倒吸一口冷气,“啊!”低沉地叫了一声,随即我紧紧地咬住嘴唇,挺住!

“克!”鹏哥似觉察出什么,停止动作,关切地叫道。

“好……痛快!”我咬牙切齿地蹦出几个字。为了鹏哥,豁出来了!

“好兄弟……哥想要你……”声音低重、急促,却又情谊绵绵。鹏哥并不鲁莽,双手在我背腹部抚揉着,轮换玩弄着我的大Jiba,非常缓慢地××着。

疼痛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代之以一种异样的感觉,难于言表。

“哦……啊……”听着他粗重急促的呼吸,压抑却又急于迸发的快乐呻吟,感觉着鹏哥粗大坚挺的Jiba在我体内往复拱动,我似乎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哥……弟也想要你……我的好哥哥……”

尽管粗长的Jiba撑得××有些难受,但随着鹏哥××速度的加快,猛烈程度的增加,我感到了一种未体验过的快意,这种快意在不断升腾,而且,竟然感觉无比兴奋!

“我的好……哥哥……使劲!快点……”幸福得让我颤抖着。

我感到鹏哥的汗水顺着他的腹部流了下来,又从Y毛滴到我×上。“克……好弟弟……哥……要死你!嗯……”他加剧了动作,近乎于疯狂!

“啊!我操——!”大汗淋漓的鹏哥搂住我,粗大的手掌按在我胸肌上,不动了,只感到他硬挺的大Jiba微颤着,汩汩液体喷射入我身体深处……

趴在我身上的鹏哥大口地喘着粗气,喃喃自语着:“真他妈痛快……克……哥这辈子值了……”

我背过手,抚摩鹏哥精湿的身子。少许,他慢慢挪动身体,抽出渐渐软缩的××,双手疲惫地在我身上摸挲着。我迅速转过身,抱住他,发疯地吻他!

“好兄弟……让哥痛快死了……”鹏哥粗鲁地摞着我依然硬挺的Jiba,“来……哥也让你……要!”然后,一只手从自己Jiba头上沾了些××,抹到我的Jiba上,转过身跪好,叉开腿,拽着我的Jiba:“克……你要哥!”

小心翼翼地,然而却又是毅然决然地,我坚硬的大Jiba对准他的××,顶了进去!感得到,鹏哥抽搐了一下。

学着鹏哥的样子,我停了片刻,再缓慢地抽动。“鹏哥……疼吗?”我抚摩着他宽厚的背阔肌,做得尽量轻,生怕刺痛他。

他不做声,然而却配合我,拱动着×。

××口很紧,而且有节奏地缩张着,一阵强似一阵的快感像浪潮奔涌而来,我则就像乘坐着快乐的小舟,荡漾于爱的海洋,在快乐的峰巅!我的双手有力地抚摩着鹏哥块块发达壮美的肌肉,用力地抓揉着,公牛似的脖颈和斜方肌、浑圆的三角肌、疙疙瘩瘩的臂肌、两大块挺凸的胸肌,还有他依然坚硬强壮粗大的Jiba!

“哥……我的好哥哥……给我金山也不换……的好哥哥……弟永远是你的……”我声音哆嗦着,不由自主的,我加快了速度,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与我的快感相配!

“哦……好兄弟……求求你……使劲!我的好弟弟……快!”鹏哥黯哑的声音比我还急促沉重!他的大Jiba又高高地昂起头,顶住了肚脐眼!他快乐无比!

我感到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猛烈地××!我的棒哥哥呀,世界上所有一切都无法和你相比!弟弟我可以舍弃今生一切,只要有你!我的鹏哥!

剧烈的冲撞使我俩身体的接触发出啪啪的声响,这两个壮小伙子飞上了九天,笑傲着世俗!

“哥哥……我的……哥……啊———”热流奔泻而出!射入鹏哥强壮的体躯!我俩又一次汗如雨下!

男人之间竟然如此的美妙、销魂!

我久久地搂着鹏哥不肯放开。我们气喘吁吁,幸福得不能自持……

许久,鹏哥搂着我的大手胡撸着我,对我耳语:“咱们到外边洗洗!”

我俩蹑手蹑脚地来到前院水房,悄悄地把全身擦洗了一遍,然后回到屋内,赤裸着又躺到了一起。一阵凉意袭来,我俩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哥,”我亲吻着鹏哥粗壮的脖颈,手在他黝黑强壮的体躯上游移着,“自打我上初中起,就特别喜欢解放军,喜欢军人的气概。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好像每一个细胞都被你征服似的,整个灵魂都附在你身上,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你太完美了,和我心里刻画的军人一模一样!强壮、正气凛然。我从不敢想我们能有今天,只要能每天看到你,跟你说说话,就心满意足了。”

“我也是,喜欢军人,喜欢军队的气氛,一群弟兄们在一起,没啥钩心斗角的事,挺适合我的。”鹏哥又抓住我坚硬起来的大Jiba,与他同样坚挺的××碰撞着,“以前和战友们在一起的时候,看着他们穿着发旧的迷彩服,敞着怀,还有臭烘烘的解放鞋,我就莫名其妙地冲动,觉得这样挺像个汉子。现在回想起来,为什么这么喜欢跟你在一起,原来早就有底了!”

异曲同工,不谋而合!我更加用力地搂紧他:“我的好哥哥,以前我还觉得只有我这样,原来你也这样!我真走运!”

我俩赤裸的胸肌紧贴在一起,两颗火热年轻的心脏相互撞击着,嘭嘭擂出战鼓般的强音。“在部队呆长了你就知道,男性相吸的道理了。”鹏哥说完,张开嘴巴,将我的嘴唇叼住,伸出舌头,顶入我口内,探寻着。甘甜的口水流了进来,我也伸长舌头,与他缠绕在一起。我反过来张大嘴唇,将他的嘴唇覆盖,细微地感触着那戳疼我的胡茬,厚厚嘴唇上的深深沟回……品味着这神秘的男性相吸……

“哥,”望着强悍的鹏哥,还有他熠熠闪烁的目光,带有一丝无奈,我说:“不管以后怎么样,我也不敢想以后怎么样,只要现在跟你在一起,搂着你,就是死,这辈子兄弟也值了!”难言的酸楚涌上心头,止不住,我泪眼婆娑。

“你少给我胡说八道,”鹏哥粗鲁地推开我,有些恼怒了:“咱兄弟俩,不管什么时候,都在一起!”他呼地坐起来,看着我:“为什么我非让你也考军校?那样咱俩就可以更容易、更长时间地呆在部队,在咱俩都喜欢的环境里,一直到退休,到老!”扑哧的一声,他笑了出来:“要是早早地退伍回家,爸妈还不逼着你跟姑娘结婚?像你这样的一流帅哥,媒婆不把你家门坎踢破才怪呢!哥可舍不得呀!”说着拉起我来,亲吻着我身上的块块肌肉。

我动情地紧紧拥抱着鹏哥,大手在他黝黑强健的肌肉上抚摩着:“哪敢这么想啊,不能因为我,而误了哥的前程。只要哥愿意,就是海枯石烂、地老天荒,弟也不离开你!”

“看,又酸起来了,天快亮了,睡觉!”

“睡觉!”

后来鹏哥对我说,睡下后,听见我咯咯的笑声。

第二天早起,发现鹏哥的父母又下地了,我拽起他,不由分说地跑到地里,帮老人干起农活来。高兴得老人逢人便夸我:这孩子真懂事理!看着我俩生龙活虎地干着,我心里直犯嘀咕:一夜的狂乱,怎么还这么精力旺盛!

其实活并不多,不消多大工夫,我俩三下五除二便鼓捣完了。回家刚刚吃过饭,那帮同学就又聚集着来了,把我俩叫出去,不用说,还是喝酒!酒场从中午一直持续到了晚上,酒逢知己千杯少,海阔天空、云山雾罩地聊着,到了很晚,只觉得意犹未尽。明天早晨就要返营,我俩谁都没喝多。

回家后,鹏哥让我先洗,他去陪老人和小妹说说话。洗过上床不久,我就睡着了,一觉就到天亮了。

是鹏哥把我推醒的,一睁眼,鹏哥光着膀子站在我面前。一时性起,翻身坐起我便一把抱住他:“鹏哥!”使劲地亲吻着,手伸进军裤衩里,抚揉他粗大的Jiba。回到部队,再想找这么一个安逸的环境可不容易,赶紧让我一次亲个够!

其实也没多会,外面碗碟的声音告诉我:吃完饭该上路了。恋恋不舍地,我俩才松开。

在车上,鹏哥母亲那双噙满泪水的眼睛总是浮现在我脑海里,久久不能消失,我想到了我爸妈。离开家快一年了,爸妈他们……我的神情不免有些黯然。鹏哥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搂住我肩膀:“明年假期咱俩北上,去看你父母!好了,看我这么高兴,你还不替哥分享点?”

不比某些地方部队和机关兵,回到部队,我们的训练任务依然十分紧张。就是这样的紧张、秩序,才使我对军营倍加喜爱。没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谈何国泰民安?

团里派许鹏到司训大队学习一个月,团长很赏识他,听说这次是把他作为基层标兵准备破格提拔的人选。我们都非常高兴,只是,这一个月漫长的等待让我感觉起来,不知该怎么熬,鹏哥也有这种心思。好在司训大队离我们这里只有五十多里,鹏哥说,只要有空,他就回来。我想,正好我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补补课,把被鹏哥拉下的功课补回来。

明天就要走了,我俩又来到林子坡。鹏哥不无担忧地说:“我走了,我这个班让我放心不下,你可得给我帮帮那个代理班长,别出什么漏子。”

“放心吧,你不说我也得这么做的,小韩是个有心人,又有我,出不了漏子的。唉!就是这么长时间,我……”

话没说完,我就一把搂住鹏哥,手伸进他半敞的胸襟,抚摩那发达强壮的胸肌……

“克,真想你跟我一块去!”鹏哥吻着我,大手在我裆部探摸着。我粗壮的Jiba又高高举起……

我是一个要强的人,无论是完成任务、干工作、搞训练,还是功课复习,都不愿意拉在别人后边。对这点,很欣赏我的连长曾说过,要是他手下有一大帮像许鹏和我这样的得力干将,不出三年,就能造就出一支全国响当当的王牌连来。素质,素质,要命的还是全面素质啊!在师里还算小有名气,可拿到军区就……连长意味深长地看看我,无可奈何地走了。

全面素质?指的是什么?像美国大片中十八般武艺样样俱全、身手不凡的孤胆英雄?在全军中能找得出几个?美军在伊拉克的“沙漠风暴”和“沙漠之狐”让全世界大开眼界,领略了高科技军事行动的耀眼光彩,相比之下,我们不可同日而语。知识,不但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也能改变世界格局。这耳熟能详的道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清晰透彻地在我头脑中展现。

连长从军校毕业后,一直在我们连。从排长到连长,仅仅用了两年。他的军事功底、文化理论素养、体能素质好得没法说,领导艺术和指挥才能高超,而且很有人缘,战士们都很佩服他。然而,在按纲施训时,他额外编订的课目往往难以达到预期效果,于是,便有了他上述论点。当他得知鹏哥和我准备报考军校时,积极鼓励我们,在作训时间安排上,如有可能尽量给予方便。他太希望部队里多些有理想的职业军人了。

应该说,与多数战士相比,我在各方面的素质都是相当不错的。高中时期一年半的武馆摔跤训练不但没有拖垮我的学业,反倒强化了我的意志,增强了我吃苦耐劳的能力。我老爸的朋友、我所在中学的校长,在为我送行的时候说:“论你的成绩,今年走一所一般大专是没问题的,复读一年,成绩还会好点。可你这一走……唉!”他不无遗憾地摇摇头。论才艺,在中学我就是文艺骨干,唱歌、跳舞、书法、绘画样样都能来两下子,到了部队,这一点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些年,军营里的文化活动得到了上级重视,开展得丰富多彩,经常举办一些文艺活动,我便成为其中的主角,我搞的黑板报也常常赢得羡慕和称赞。在部队,我个人得到了充分的重视,不到一年就被提为班长,大概与此不无关系。

怀着对军人深深的迷恋,走进了令人心驰神往的军营。而此段经历又是那么不可思议,简直让我忘乎所以。鹏哥不在身边,使我有闲暇好好思忖一番了:鹏哥在我心里,占据了独一无二的位置,我是无与伦比地爱他。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以后呢?复员、找工作、娶妻生子?想都不愿想;自幼生活在小康之家,渴望在艰苦的环境里通过个人奋斗来锤炼自己,因此奢华富贵的生活对我不构成任何吸引力。只是如此地爱着军营、如此地爱着战友,可怎样才能长久呢?道路似乎只有一条,那就是读军校、提干。但如果不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军校考不上,所有一切美好的愿望都将化为泡影。

我的复习进程是缓慢的,这其中当然有训练紧、班里事务多的原因,但主观上的懈怠是不可推卸的。为了鹏哥,为了迷人的绿色军营,一定要把功课拿下来!

紧迫感果然带来了效率,不消半个月,我就把被鹏哥拉下的功课补了上来。我觉得自己变大了、变得成熟了:班里一切事情不放松,对战友的关照不含糊,自己的功课也不耽误。控制、把握自己的能力增强了。

然而,事情并不总与愿望相随。在一次训练当中,我不慎碰伤了胳膊,小臂骨折,连里把我送进了部队医院。

胳膊上缠着绷带,裹着厚厚的石膏,坠得我抬一下都困难,可我咬紧牙关坚持住了。每天趁医生不在,我都要偷偷地做几遍自编的小体操,活动活动憋得难受的筋骨。陪床的战友着急地说:你再活动,非落下毛病不可,我可叫大夫去了!我便求饶道:好兄弟,求求你,让我动两下吧,浑身皱得难受,在部队里活动惯了,猛的这么一静还真享受不了。没那么严重,放心吧。

只是我的功课却怎么也看不了了,你总不能让战友把书给你举到面前吧,这事让我烦恼不已,免不了有时发个小脾气。好在轮流值班的几个战友都是要好的哥们,从不计较,他们或是把我再次逗乐,或是假装正经地给我上一番政治课,搞的我哭笑不得没脾气。一肚子懊恼烟消云散,心里暖融融的。我想,

参军入伍是我人生道路上为数不多、而且是正确的选择之一。不错,军人的生活比起有些人来,是显得艰苦、清贫一些,却可以让那些住着花园洋房、坐着豪华轿车、妻妾狐狗成群、脑满肠肥却又不学无术的新贵们为之汗颜,金钱可以买来花天酒地、灯红酒绿,但这种淳朴、真挚的战友之情,却是用金钱收买不来的,只有用你的心灵去交换!

没事的时候,呆呆地望着窗外渐渐发黄的树叶,我看得出神,思绪万千。想起去年在家的情景,想起我的老爸、老妈,我的伤情没有告诉他们,年岁大了,不该让他们为了我的一点点小事而着急;想起最初入伍时的情景,想起我的鹏哥……算起来,鹏哥在司训大队一个月的学习,这几天就要到期了,他能按时返回吗?我没让战友把我的事告诉他,免得他分心。但我每天都无数次地想起他,恨不能马上见到我日思夜想的鹏哥。

那是一个星期六,上午,陪床的战友说要到街上去买点东西,个把小时就回,百无聊赖的我坐在床上,看同病室别的战士玩扑克,病室的门咚的一声被撞开了,所有的人都停住,把头转向门口。刹那间,我惊呆了:“鹏哥!”大叫一声,我从床上跃下。

鹏哥还是那身让我情欲高涨的发旧迷彩服,裤口绑起,穿着高腰解放胶鞋,黝黑的皮肤散射着健康、阳刚的男性魅力。

“克!”几乎是同时,鹏哥三步并做两步跑到我面前,大包小包往床柜上一放,一把抱住了我。我的手被碰了一下,“哎哟”地叫了一声,他忙松开我,不好意思地望着我。旁边的病友咯咯地乐开了:“哟嗬,久别赛新婚哪!”一句没有恶意的玩笑话,搞得我俩满脸通红。

“你怎么知道的?”说着,我拽着鹏哥,走出了病室。

“今天早晨一回来不见你,才打听出来。你得跟我说说,为什么不告诉我?”鹏哥严厉起来,他真生气了。

“又不是什么大事,告诉你干什么,再说,你那里也挺紧张吧?一个月,一次都没回来过,怎么样,结束了?”几分讨好地,我赶紧转移话题。

鹏哥托起我的胳膊,关切地看着我,眼里噙着泪花,依旧不依不饶:“你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你这一住院,十天半个月的,我这当哥的连知都不知道,这叫怎么回事嘛!”他的眼泪几乎流了出来,声音也颤抖着,“也怪我,一个月虽然没休息日,可要是打个电话,不也就……”他说不下去了。

一番动情的话语,说得我比掉进蜜罐还甜!眼泪在我的眼眶里直打转,我伸出一条臂膀紧紧搂住他,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贴近他的脸:“鹏哥!见到你,我的伤就好了三分之二了!弟真想你呀!”我的手在他粗壮强劲的脖颈上抚摩着。

“班长!”采购东西的战友回来了,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哟!许班长回来了!都怨我们班长,不让我们告诉你,正好,你们哥俩好好聊聊,我到录像厅去看场投影,香港武打的!哎对了,许班长你没事吧?”真是风风火火,快人快语。

“你小子别净琢磨着偷懒,”鹏哥笑道,“你们班长出个一差二错,老子拿你是问!”

战友立刻做出一副委屈相,“啪”的一声立正:“报告许班长!本人全心全意照顾李克同志,决不敢有丝毫差错,我们班长给我作证!”又嬉皮笑脸地:“许班长,你要是没事,就多陪陪我们班长嘛,你不知道我们班长心里多惦记你。晚上小弟请客,给你们买好吃的回来!”

我被逗得笑个不停:“快去吧,让你憋了这些天,今天放假,放松放松!”

鹏哥在他胸口擂了一拳:“贫嘴呱舌的,挺懂事!我下午四点就走,别回来迟了,好吃的就留着给你们班长吃吧!”

“是!”嘻嘻笑着,战友跑了。鹏哥笑着转过身来,拉着我向医院的小花园走去。

天很晴,小花园里人不少,我俩找到一个背阴处的条凳上,并排坐了下来。

鹏哥的身体紧贴着我,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另一只手攥住我的手,好似铁钳,久久不能放松。

又闻到那熟悉的、鹏哥特有的、迷人的雄性体味,我转过头,注视着他。鹏哥那双炯亮的双眼也在望着我,就这样互相凝望着,我俩都没有说话。

我们用深情的目光交流着,用只有我们俩才懂的语言。两颗心、两个人的血液都好似交融在一起,这感觉实在只可意会、无法言传,太美了!

“鹏哥!”我的声音几乎颤抖了,情不自禁地,我的好手从鹏哥的衣襟伸进去,穿过敞开的军衬衣,动情地抚摩那久违的强壮的肌肤。块块发达壮实的肌肉再一次燃起了我炽热的情欲!我的身子紧紧贴住鹏哥,感觉着薄薄衣服里散发的温暖体温,感觉着那坚实的肌肉所给你的力量。

鹏哥抻开迷彩服的拉链,将衣襟拽起,遮挡住我不老实的手。“克!想哥了吧?”

我不做声,解开他的衬衣上面几粒纽扣,敞开的胸襟里面,强壮鼓胀的两大块胸肌剧烈地起伏着,我的手轻轻地、进而又有力地抚揉着,看着那黑紫的肤色,我的眼睛好似火花飞溅,露出兴奋的光彩!

“克!憋死我了!”鹏哥闭上了眼睛,咬紧牙关,昂起了头,粗壮的脖颈上面肌肉青筋喉结暴凸,喘着粗气。迷彩裤裆部突起了一座高高的山峰,与我早已挺直的家伙一起,一触即发,仿佛急欲将积蓄已久的情感迸射出来,就像打开闸门的洪水一样。

上一篇:军人同志小说 不要做卧底

下一篇:军人同志小说:军警迷情

猜你喜欢
最新推荐
帅哥图片
GAY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