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帅哥网 > 同志小说 > 军警同志小说 > >

部队同志小说:两个东北小伙在军营的故事

更新: 阅读:

作者: 冰雪交融1

新兵生活中的我和他

部队的生活总是简单重复,早晨6:00起床出操,先是面对空旷的原野背着手仰着头从体内吼出;“杀-杀--杀---”。然后是跑步,冬天里也能跑的热气腾腾。回来后就是整理内务,所为整理内务就是打扫卫生和叠被子,部队叠被子是个很麻烦的事情,要棱角分明四四方方像豆腐块,我们新兵的被子比较厚叠起来很费劲,班长就要我们把被子叠好,然后坐在上面把被子压实后再做型。要想做出棱角很不容易,用手慢慢的捏,有时我们还用上牙咬出楞来。每天叠被都要花去我们很长时间。这样留给洗漱的时间就所剩无几了。洗漱就像一次战争,都争抢着水池,每次都是杨智先占着位置洗完后等我去,然后把位置让给我。远在异乡的人乡情特别浓,我和杨智都来自沈阳,自然比其他人亲,在生活中相互照顾。7:30早餐开始,饭前要集体唱一首歌,然后一排排走进去各自打饭,连队的菜总是不大够吃,吃的慢点的人到后来就没菜了。我和杨智就一个人打饭一个人打汤,这样就比别人快。其实连队的饭菜平时没什么肉也没有多少油,我俩都不爱吃,但总是要吃饱呀,紧接着还要训练。8:00上午的训练准时开始,新兵训练主要是站军姿和队列,站军姿很无趣,就是挺胸收腹目视前方笔直的站着,一次一般要站半个小时,站的你脚麻腿酸头发晕。后来我们就趁班长不注意偷偷开小差,动动腿小声的骂班长魔鬼不是人,看班长要转身过来时又迅速的站的笔直。队列训练更是走的你腰酸腿疼,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一上午训练下来身子都是软的就想躺下歇一会。但躺下是根本不可能的,不是不让,是谁也不愿意,因为整齐的被子和平整的没有一个皱褶的床单破坏了,要想恢复恐怕就要牺牲吃饭的时间了。所以我们都坐在小板凳上,或者干脆靠在墙头晒太阳抽烟,大多都会抽,杨智也会但我不会没抽过,这时杨智总是往我脸上吐烟,逼着我也抽,我一直坚持着,但这个坚持没有多长时间,我就与他同流合污了。

下午1:00又开始了训练,还是重复着队列和站军姿,枯燥又乏味,我们在操场上不情愿的挥洒着体力和汗水。好在年轻人总是能在枯燥中寻找快乐,我们找到的快乐就是偷偷的给班长起着各种各样的外号,魔鬼,灰狼,还有因为班长个子较矮,我们又背地里叫他武大郎,偷偷的叫过以后就是一阵哄堂大笑,弄得不知就里的班长莫名其妙,这时班长总会说:“笑什么,都站好了。”然后我们就一个个止住笑站的笔直。4:00收操到6:00开饭,这段时间就是我们的自由活动时间。说是自由活动也是不许走很远的,再加上东北的冬天特别冷,我们就都在寝室里抽烟唠嗑,不一会寝室里就烟雾缭绕,我们班8个新兵我和杨智是辽宁沈阳的,两个河南信阳的,两个是辽宁铁岭的,还有两个黑龙江肇庆的,班长是黑龙江大庆的,说起话来除了河南的还都听的懂,唠的来。唠的也都是些云山雾罩的和相互取乐。6:00开饭,7:00晚点名,点完名大伙就在一起看电视。9:00熄灯,室外零下20多度,室内温度也不高只有10多度晚上睡觉很冷,我们八个人睡在一个大通铺上,杨智和我挨着,杨智就跟我说:“咱俩一起睡吧盖俩被能暖和些”,我说:“好呀”。就这样我俩睡到一起,开始谁也不碰谁,相安无事,但十七八岁的青年精力是旺盛的,早晨我就感觉到一个坚硬的东西顶在我夸部,我意识到是他的晨勃,其实我的也是坚硬的耸立着,我用手摸了摸他的坚硬,好大好粗,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我却感到自己的坚硬一挺一挺的勃动,我赶紧缩回手深深的吸气,压抑着自己的骚动,想让自己尽快恢复平静。

清脆的铃声在走廊内响起,我们迅速的从热乎乎的被窝中爬起来,快速的穿好衣服跑到室外,天空刚刚吐亮,操场上一片雪白,随着我们的到来留下一串串杂乱无章的脚印。依旧重复着昨天的动作,集合,整队,喊杀,跑步。丝毫不差,但说实话,在所有训练中我还是比较喜欢跑步,他比较随便,可以说话,还有北国早晨的风景真的很美,我们漫跑在白雪已被压实的乡村小路上,举目望去一片雪白,远处的山是白色的,山上苍松在白雪覆盖下透着隐隐约约的绿,这是北国冬天的唯一点缀。近处的河也凝固成白色,前方的村庄远远望去也是白色的,一缕缕炊烟慢慢升起。虽然气温零下二十多度,我们却跑的热气腾腾,头上的滑雪帽挂着一层白霜,眉毛是白色的,嘴边刚刚长出的绒毛挂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我边跑边和杨智闲扯着,“你的不小呀”,我说,“你说的什么不小”?他好像没听明白,“就是你下面哪东西”。他打了我一下说,“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为什么偷着摸我”?“你在装睡呀”我说,“没想到你还好这口”他看着我说。“谁好了”。“不好你还摸”,“哼,不理你”。我们边跑边逗着,不知不觉的就跟着大部队跑回了营房。

星期天是我们一周中最快乐的一天,早晨不用出操可以美美的睡个懒觉,其实每天6:00起床都习惯了,谁也睡不着,就是赖在铺上不想起来而已,躺了一会我的心又开始了骚动,下面硬硬的挺着。我看了一眼身边的杨智,他闭着眼好像还在睡,我就偷偷的把手伸进他的被窝,寻找着他的东西。他很配合的把身侧了过来,我很顺利的找到了我的目标,示意他把内裤脱了,他很顺从的把自己的内裤退到膝盖处,我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坚挺,慢慢的将包皮撸下,用手指在他哪细嫩的地方滑动,一会我就感到有滑滑的液体流出,我就在他流出液体的地方一上一下的拉着线,坏坏的笑着看着他,他用牙咬着嘴唇狠狠的瞪着我,一会他实在忍不住了,长长的吸了口气,并用手在自己的坚挺上快速的上下套弄了几下,然后拿起我的手示意我帮他,我还是坏坏的笑着看着他装作不肯帮忙,他使劲的用眼睛瞪着我,把我的手狠狠的摁到他的坚挺上,我开始帮他套弄着,过了一会他突然推开我的手,压抑着喘着粗气,脸涨得通红,我用眼睛问他:射了。他晃了晃头。平静了一会他说:“我们起床吧,去县城”。我说:“好呀起床”。说着刚要做起却发现自己的下面已经湿了一片凉凉的。我看着他说:“我要换衬衣帮我拿一下呗”,他边穿衣服边埋怨我说:“昨晚咋不准备好,等着”。

上一篇:部队同志小说《断袖之恋》

下一篇:爱上直男帅弟弟

猜你喜欢
最新推荐
帅哥图片
GAY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