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帅哥网 > 酷儿生活 > 同志故事 > >

一个东北男人的痛苦同志回忆

更新: 阅读:

很晚了,依然睡意全无,胸闷得让我几乎无法呼吸

今年年初,我的身体出现一些症状,最严重的就是大便出血,而且疼得要命。直到四月,我才有勇气去医院看病,因为我觉得在医生护士面前脱裤子很难堪。经过电子肛肠镜检查,大夫发现了好多问题,于是建议我做个手术。

术前检查一个小时后,验血结果出来了,但医生拒绝为我做手术,因为HIV呈阳性。

这个结果对我来说并不算晴天霹雳,但医生护士们的眼神让我恨不得从门诊大楼直接跳下去(由于这一次是快速检测,医院怕检测结果不准确,要求我第二天去复查。如果第二天确诊为阳性,就会要我的身份信息了)。

从医院出来,四月的沈阳下起了小雨,天空灰蒙蒙的,正如我的心情。

我打电话给最要好的两位朋友,把检查结果告诉他们。一番安慰和担心从电话那头传来,“可能是误诊,明天去疾控中心检测才准确,别放在心上”,“你的心脏不好,别多想,快速检测不准确”……

心情逐渐平静后,我回到家里,打开电脑,看着熟悉的一切。没有眼泪,没有想象中的绝望,只是大脑一片空白。我坐在电脑前,任凭风雨敲击着紧闭的门窗。对现在的我来说,这些声响不再让我感到烦躁,因为能享受这一切的时日已经不多了。烟,一根接着一根,两眼空空,回想这26年的人生路……

童年和中学时代

我出生在一个不错的家庭里,父母亲都是企事业单位的正式职工,奶奶爷爷就我这么一个孙子,把我视作眼中的宝儿。

我两岁那年,父亲下岗了,从此一蹶不振,吃喝抽嫖赌,剩下的就是打骂母亲和我。母亲为了我,忍气吞声地与父亲又生活了16年。这期间,母亲好几次差点死在父亲的暴力下,我也难逃父亲的魔掌,差点断一条腿,险些高位截瘫。

十六岁那年,家庭暴力再次上演,父亲把母亲锁在屋子里,硬生生把母亲的胳膊打折一根,腿打折一根,肋骨打折七根。邻居跳墙进来的时候,父亲手里的剪刀正对准母亲的心脏……

母亲被邻居送去医院抢救,逃离虎口后,她正式提出离婚。

在这样的生活中,我不知道高大伟岸的男人形象是什么样的,更不知道父亲应该是什么形象。而且,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因此更渴望被男人保护,渴望着那一份安全感……

初中毕业后,我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把母亲乐坏了,早早地把学费放在我的抽屉里。七千元学费,七十张百元大钞,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当时几乎天天都要数好几遍。但这个时候我已经发现自己经常在半夜里呼吸困难,硬生生地被憋醒。我把这事告诉奶奶,她说是“鬼压床”,没事的,于是我也没放在心上。那时候,父亲根本不承认有我这个儿子,而母亲忙于养家糊口,更没空听我诉说。

当我从升学的兴奋中清醒过来时,我忽然想离开这个家,否则就算我没有死在家里,也会发疯。于是我瞒着妈妈,偷偷地去一所正在我那儿招生的大连中专院校报名,费用正好是我上高中的学费。妈妈最终还是知道了这一切,但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流泪。因为她知道,这样的家庭环境对我的成长很不利。

转眼到了去新学校报到的日子,母亲置办了一切,我身上从里到外,以及皮箱里的衣服,全是新的。临走前一夜,母亲带我去吃我最爱的麻辣烫。饭后回家的路上,她对我说:“儿子,你这么多年都没有离开过妈,现在要去外面上学了,以后一切都要靠自己。你能自立,妈不担心你的生活。但儿行千里母担忧,外面的生活说好也好,说坏也坏,你要把握自己,千万要学好,和同学们好好相处,要尊敬老师,别人的东西再好也不能动一下,想要的话就跟妈说,妈给你买。”我默默流泪,安静地听着母亲永别一般的叮嘱。

出发那天,母亲包下一辆出租车,送我去大连。由于起得早,我一路上都躺在妈妈的腿上睡觉。快下大连高速的时候,脸上滴了几滴水,睁开眼,看到妈妈在哭。当时我还不太理解母亲的心情,而外面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很新鲜。这么多年来,锦州是我去过的最大城市了,而现在可是大连啊!

到了学校,妈妈帮我办好了所有手续。整理完寝室、简单吃了顿饭后,就到了母亲回去的时候了。妈妈坚决不让我送她,怕我出去后找不到回来的路。然后,妈妈上车了,车子启动了,她的从车窗探出半截身子向我挥手,那一刻我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但我不能让妈妈看到,我要让她放心。

妈妈回去的当天晚上,我在寝室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个时候妈妈应该已经到家了,会不会又被父亲打骂?会不会连一个拉住父亲的人都没有?妈妈如果被爸爸打死怎么办?我太担心我的妈妈了,以至于最初的四天没有一夜能睡好,没有一顿饭能吃得下去。

第五天,我们前往大连金州,参加入学前的军训。在大连这个沿海城市,9月的天是非常热的,连续几天在烈日下站军姿,再加上我吃饭和休息都不好,因此实在受不了了。当教官巡视到我身边时,我忽然倒在他身上。当时大家都以为我中暑,就让我在树荫下靠着教官休息了十几分钟。发现我的情况没有好转之后,部队领导找来了军医。军医对我检查后说,这孩子嘴唇发紫,脸发青,不是中暑,是心脏病!

我被紧急送往金州医院,整整抢救了四个小时,然后转院至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凌晨时分,我的情况总算稳定了。等我清醒一点的时候,班主任老师轻轻地问我要不要打电话给妈妈。我哭了,无力地拉着老师的手说:“我没事,千万别告诉我妈。”

老师还是通知了我的家人,当天凌晨我被抢救过来,而这种情况下二院不收住院,具体原因我也不记住了。我们的教导主任和班主任把我带到教导主任租的房子里,让我在床上睡觉。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听见开门声和脚步声。用力睁开眼,卧室门口的身影好熟悉,真的好熟悉……是的,妈妈来了!

妈妈来到我身边,摸着我的脸说:“儿子,睁开眼,看看谁来了,妈来看你了。”我用尽全身力气张开双臂抱住妈妈,与她一起大哭起来。当仔细看着妈妈时,发现她的头发竟然白了一半。这时候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一夜愁白头”。

随后的日子里,妈妈陪我在大连接受全身检查。进行最后一项的24小时动态心电图时,妈妈单位来电,说要年检了,让妈妈必须回去上班。但我的检查结果要过12小时才能出来,因此妈妈说:“儿子,妈必须回去。你全身检查都没事,就这个24小时动态心电图还没有出结果。明天你自己去医院取结果,然后尽快打电话给妈。”

第二天,我和同学一起去医院摘包取结果,谁知医生下了住院通知,他说结果显示我窦性心律不齐,二度aRb-右束支传导阻滞,二尖瓣关闭不全,心脏停博时间发生在凌晨1至3点间,最长时间达15秒,最短时间4秒。我随即打电话,把结果告诉妈妈,她又来大连接我回家看病。

由于心脏病很严重,我不得不退学,转到自家附近的一所普通高中就读。但频繁地发病,让学校害怕会出事故,因此劝退了我。

这一年,我十六岁,被查出心脏病。

这一年,父母离婚,我退学。

这一年,我离开家,走进社会,走进同志圈……

同志的爱情世界

十六岁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此后我尝遍了悲欢离合、酸甜苦辣……

我趁家人都不在身边的时候,带着120元钱,乘上了去沈阳的列车。

沈阳是我的梦。当初妈妈带我去沈阳医大看心脏病,瞬间令我眼界大开——那么高的楼房,那么宽的街道,一切都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那时候我就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在这个城市中建立自己的家。

所以我离开家,选择了沈阳,去圆我的梦。

初到沈阳,生活真的很难,身上只有100元了,只能住在火车站前的小旅馆里,但一晚20元的房钱也住不了多久。我才十六岁,没有身份证,找不到工作。后来我在沈阳北站前面的一家大酒店找到一份刷盘子的活儿,在酒店后厨的隔断后面,在那个很窄很窄的通道里,堆着山一样高的盘子和碗。我一天刷十个小时,才赚到25元钱,但对我来说已经不少了。之后我又找到另一个工作,白天刷盘子,晚上去小旅店和宾馆,往门缝儿里塞“站街小姐”的电话号码,3个小时给我15元钱。这工作十分危险,一旦被保安逮到就是一顿毒打。但一天四十元钱,足够解决我吃饭、吃药和住宿的开销。当时我每天的饭就是馒头,一元钱四个馒头,串在方便筷子上,就着凉水吃下去,顶多再加10元钱45袋的榨菜。在旅店住的时间长了,房钱从每天20元减少到15元、10元,最后不给钱,每天为他们收拾十间屋子,包括洗床单和被罩。就这样,我也攒了1354元。

可命运就爱捉弄人。某天走在大街上,我的心脏病又犯了,被一位过路的大姐送去医院抢救。当我恢复意识,看到自己在医院里,赶紧拔下了手上的输液器。医生护士前来制止,我只能告诉他们,“我没钱,我给不了钱”。后来,我手扶着墙,一步蹭一步地来到自动提款机前,取出了1300元,给了医院,即使这样还差了80多元,是当时的大夫帮我垫上的。

一病回到解放前,我手头只有54元,没过两天就只剩5元了,而这样的身体也没办法工作。实在是走投无路,我只好拖着行李去沈阳站旁边的网吧,每小时2.5元,我只能上两个小时。当时我唯一的想法是,如果有谁能给我一口吃的,给我一个临时的住处,无论干什么我都愿意。但事与愿违,像我这样的,白给人家都没人要。

快十点了,离我下线的时间只剩下不到40分钟。就在这段时间里,我在聊天室遇到了第一个BF。我把自己的情况简单地告诉他,他说,“你就在那附近等着,我今晚一定会来见你”……也许很多朋友感到很好奇,但几年前的同志聊天室确实没有那么乱,很少有人找419,甚至说话的人都不多。

我身无分文,无处可去,只能蹲在火车站外公园的树下,希望他能来。

凌晨一点多,他真的来了,而且是从山海关打车来沈阳的!

当天晚上,他带我在沈阳站前的宾馆住了一晚。第二天,他带我去他家,三室一厅,147平米。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宅子。聊天时我得知他是当地公检法机关的干部,那一年他37岁,无父无母,无儿无女,只有一个哥哥和嫂子。他对我说:“松,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就把你当弟弟一样照顾。我心疼你,如果你喜欢我,我们就试着交往。”

就这样,我住进了他的家。最初的一个月里,我和他分居两边的卧室,中间还隔着一间房。但最后是我先上了他的床,幸福的同志生活就此开始。

我们一起生活的三年里,每天他上班的时候,我都在赖床,而他总会轻轻吻我一下,对我说,“亲爱的,我上班了”。下班回来后,他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亲爱的,我回来了”。每天他都打三个电话给我——到单位了,打电话叫我起床;中午,打电话提醒我吃饭吃药;下班前,打电话问我想吃什么。这三年,他拒绝了所有晚上的应酬,作为一个公务员,这真的很不容易,但他做到了。他每天都回来为我做饭,陪着我;下雪天的早上,我们一起在去买早餐、打雪仗;假期里,他带我去很多地方旅游……他对我,就像父亲对儿子,又像哥哥对弟弟,更像老公对老婆。那份爱,我能真切地感受到。他给了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三年!

我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幸福地过下去,没想到……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Gay儿子勇敢出柜 家长接纳又担忧

猜你喜欢
最新推荐
帅哥图片
GAY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