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帅哥网 > 酷儿生活 > 同志故事 > >

我和强壮粗大直男民工搞基的刺激经历

更新: 阅读:

我和强壮粗大直男小民工的故事。阿伟是一个农民工,来自湖南,27岁,属于结实的中等型身材,皮肤黑黑的,但非常有光泽,一身坚硬结实的肌肉给人一种很健康阳光的感觉。我们是在2011年6月在番禺南沙某个工程认识的……

我和强壮民工的故事

别离的一刻终于来临啦,2012年4月16日晚,在广州火车站侯车室里,广播员正吹促乘客上车了,阿伟背着回家所有的衣物,我拿着送给阿伟的礼品站在拥挤的侯车室里,无耐的两个人都在忍受着离别的痛楚,伟不敢正面看我,却背着我偷偷的察着眼泪,我说:伟,你怎么呢?不要这样好吗,有空哥一定会去看望你和你的家人呵。此时,伟竟顾不上众多的乘客在此,转过身来泪流满面的对我说:哥;我门今后还能再相逢吗?哥;你对我真好,我会想你的,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此时,我的眼眸里也泪水充盈了。

我轻轻的用手拍拍伟的肩磅说:回去好好的照顾好孩子和家人吧,需要什么东西可随时给电话我的,哥会尽力帮你的,你也多保重自己,别太劳累,注意身体呵。随着广播的再次叫喊声我帮伟一起拿着沉重的行里行进站台上,阿伟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流,我安抚着阿伟的头说:车快关门了;快上车吧。伟突然丢下手上的行里双手拥抱着我说:哥我要走啦。列车徐徐开动了,我却望着远去的列车傻傻的还站在站台上,目送着我喜欢的人渐渐的离我而去,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下来。

我属于中等身材,今年35岁啦,是某建筑单位的中级工程师,在现场管理日常的施工工作,阿伟来自湖南,27岁,也属于结实的中等型身材,皮肤黑黑的,但非常有光泽,给人一种很健康阳光的感觉,我们是在2011年6月在番禺南沙某个工程认识的,他是瓦工师傅,工作就是砌砖,抹灰,等土建类的装饰。

认识阿伟也是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所以比较顺理成章吧,他长相不算帅气,比较憨厚老实的类型虽然留了一些胡子,但看起来也不感觉他凶恶,他较为内向,话语不多,只是天天起早摸黑的埋头苦干(现在的工程装饰一般都是由大包工头分包下给各对夫妻为一小组去独立承包瓦作分项的)一天上午,我刚好巡场到六层室内地台装饰,见伟满头大汗的正在搅拌着砂浆,准备铺贴地台砖,当时,他上身赤裸下身只穿条旧式的短球裤,汗水已染湿了裤头四周了,腿上很明显的露出很浓密的腿毛,下腹一小撮毛发向下部延伸下去,我对伟说:师傅;辛苦啦,怎么只你自己拌砂浆呢?你爱人呢?。他抬头抹抹汗水带着凝重的神情回敬我说:呵呵;我自己单干不是更好吗?。这时,我随手把手上的一瓶矿泉水递给他说:师傅,累就先歇歇吧;反正一天是干不完的呵,他说:没事的;尽量干晚一点吧。后来他继续埋头苦干,我告别了他就到别的楼层去查看了。

八月的夏天非常的酷热,即使晚上也不例外,有一晚,当我在二十一层结构楼板检查完浇筑混凝土的情况,慢慢沿楼梯步行下去时,当走到十七层正想进去小解,忽然一个身影在远处晃动着,于是我迅速打亮手电筒向此方向照射过去那人影却突然消失了。我心想,可能是班组派人清场了。我关上电筒准备下楼,正在此时那人影再次出现在另一个方,而且身形似乎很熟悉但又不是要清场的样子,他在干什么?我好奇的静静地蹲下观察,只见那人正靠着柱子,双手在肚脐下面一动一动套弄着,我更好奇了那人到底干什么呢?难着是偷东西?我摸近一点借着外面朦胧的光线看清楚了一点,虽然看不清楚他的面部但感觉真的是似曾相识的农民工阿伟。啊!他在打飞机,往返的双手运动绝对是握着根子,急速的呼吸声不时伴夹着微弱的呻吟声。顿时,我觉察自己的心跳得很快,自个寂寞时的安慰也常做此种运动却不曾看到过别人表演过。我下面有反应了。很想再靠近一点前去看清楚,但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往着移只怕惊扰了他人的隐私。这是人之常情吧,自己也会有做的事,在此自我释放而已不直得奇怪,更何况这些离乡别井夫妻远隔为两餐辛劳忙的农民工兄弟呢,人家难得一个清静的私人空间,就让他尽兴吧。我悄悄的下了楼。

工作还是正常的开展,偶尔也会看见阿伟,但是却只是礼貌地打声招呼而已,或许是上天注定的缘份,或是上帝对我的眷顾吧。一天下着大雨,工人基本上在上班时间下雨就不开工的,中午吃饭时间到了,工人们三三俩俩的到饭堂打饭了,工地的路上有积水也是常事的,正对办公室的远处有几个人在路上围上一小圈,原来一个工人路上被木板条上的生锈钉扎脚了,流出很多血。后来,工人把扎钉的工人扶到办会室来。我出门口一看,啊呀原来被扎钉的人就是阿伟。

于是我说:'师傅,原来是你啊!'阿伟痛苦的点点头。我帮扶着他到办公室里坐下,并拿了些消毒水及止血药帮他作了简单的处理了伤口,包扎好我叫工人先扶他回宿舍,出门时叮嘱他暂时别干活好好休息几天这个算是工伤的放心吧。阿伟感动似的连声说了几句'谢。。。谢谢,谢谢你!'看上就差没有给我跪下的感觉。多么纯朴的农民工啊,你对他好一分他对你敬十分,而我只是职责之上的对民工多一点点关心而已。因为我了解纯朴老实少说多做的农民工出来干活是很辛苦很卖力的,挣的钱都不易都是血汗钱呢。而做工低劣顽不讲理的民工只是极少的个别现象。

从阿伟说谢谢当时的表情我断定我没看错人,他就是那种纯朴善良待人知恩图报之辈,所以我心中莫明的对他产生了好感更加深了我对他的印象。

第二天的早上,我安排好工作后特意去宿舍看看阿伟。他的脚脖子可能没有及时吃消炎药,脚板红肿了一大块,连动一下都很痛根本不能走路。于是我劝他去医院打破伤风针等好快一点,他吱唔无耐的说:'无事的吧,这样的小伤常碰到了,过几天就会好的'。我估计他怕不能报销要自己花钱舍不得的吧,因为通常小伤都没有人当一回事入院后找报销,要报也几难的,多数自己花钱了。我看了看他的脚说:'脚都那么肿了,可大可小的,不行!我还是开车送你去一趟医院吧。医药费我先垫着吧。'在他同舍的老乡一旁劝说一阵子后他才答应去医院就诊。

每隔一两天我都去看看阿伟,每次他都非常感动的说:'老板谢谢你帮助我,我一定会还钱你的'。

后来我把阿伟被钉扎的事向上级反映了,最终认定为工伤处理,大家都知道非工作时间做非工作的事受伤大多单位是不伤工伤的,阿伟的医药费这下节省了很多,他知道后很高兴很开心同时对我更加友好更信任尊礼于我了。一周后阿伟的脚就全好可以走路复工了。

随着对阿伟的逐步了解加深,我对他的印象越来越深刻,有时在休息中也有意无意的想起他的言行举止,他的工作责任心敬业精神以及他的品行,都使我越来越想靠近他。我晚上加班遇见他偶尔也会和他喝点啤酒花生谈谈工作,但工作上的事是绝不会感情用事网开一面的,该整改的还是需要他整改的,这一点他也是会明白会积极配合管理的,这也是我觉得他不错的地方。

由于工作未能全面铺开,瓦工的全体要停工几天。这时阿伟自然就可清闲一些了。2012元旦后第二天,我回工地上班风好在办公室门前遇见阿伟,他说“早啊,老板”,我说:“早晨!是啦师傅你们今天十五层的室内抹灰仍未能插入,再等一两天吧”

他说:“没问题啦,老板!今天你有空吗?我前天发工资啦,想请你喝点酒以表谢意。”我想反正今天也不怎忙就爽快的答应了“好啊,但是说明当你朋友才去喝的。”“谢谢你肯当我是朋友一起去喝酒”

“嗯,说定了哦,等我安排好工作就和你去外面走走再喝两盅放松放松一下。”

“好的,那我等你”

处理好工作后我开了小车带上伟到南沙天后宫背面的滨海公园里,我们一面漫步看海景一面慢慢的聊起家常来。他家里有二个孩子,大儿子和小女儿都已经读小学了,经济不怎么好,他说等儿子长大了再考虑重新盖间新房帮儿子娶媳妇,家中的父母也年老了所以只能留下爱人在家照顾女儿和父母,种一些自留地,而自己就独自来广东,幸好有一点手艺就和老乡门一起出来干活了。我说:“你的手艺也不错的啊,其他施工员都说你的技术挺好挺可靠的。”他只是有点腼腆微微的笑了一下。。。

不知不觉快中午了,我说,那我们先去吃饭吧。后来我们去了大山背面的小村里的鱼村吃饭,我们慢慢的边聊边喝着啤酒,趁着酒兴,我大胆的向伟顺丐他的隐私,说:你出来这么久啦,晚上有没有去金洲泡妞呢?“他说:”想过,但是舍不得花这钱啊也觉得对不住老婆的“我说”那你怎样解决这性的问题呢?“

他说:”有时趁洗澡就打出来了啊,但是很少了,我都是梦遗的多搞得自己象年轻时的样子挺B的“ 我说:”在工地的楼上打过吧?“他说也打过的”

真的好想问问上次我看见的是不是他,他后来还是不好意思开口了。酒越喝越多,问题越来越深入,我故意用手摸了一下他的手,他当时也没有回避只是说:“老板你的脸很红啊”

我说:“我不是老板叫我李工吧,呵呵你的脸也很红啊挺可爱挺帅气的“

他说:李工谢谢你对我这么好,这顿饭我一定要请你,你想吃想喝多少尽管要甭客气。我一展眉望着他说:“平时你省吃俭用的请我又吃又喝的够你用好久的啦,值得吗?

他很豪气的样子拍拍结实的胸膛:“当然值得啊,这是小意思啊,以后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只管出声,我一定会义不容辞上刀山下油锅都愿意为你去做!”

有意思,我喜欢这样的汉子,于是我笑眯眯的说:“那我不客气了,来道鲍鱼如何?哈哈真遗憾这小店没有这个”

他也笑了,真难得看见他的笑容,那沧桑的脸庞黄黑的肌肤,粗短笔值的胡子仿似都在笑动,迷人啊!

“那我们去别处看看?”

“哈哈,你真是老实人啊,我挺喜欢你的,这挺好的又静,就这了,叫瓶壮阳酒咱俩爽一下吧”,这时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微笑了一下。

两杯酒入肚后,我继续逗他:“你们舍那几个大男人都不去泡妞的有没有几个人在宿舍互相打飞机呢”

他可能酒喝上头了竟然直答:“肯定没有,怎么好意思的呢,但天冷时感觉特冷两个人就在一起睡,半梦半醒的搂抱在一起互相摩擦随意捏一下鸡鸡那是常有事,第二天都当无事发生的,这个果真有,不骗你”

“哦,那你听说过男人喜欢男人的事吗?”我接着问。他笑着说:“男人怎么会喜欢男人的呢,两条JB在一起能干出什么来呢?你听说过?”

我只能说没有,他会反问了?再和他喝多两杯才行。但是此时酒精加上思想话语我的内心已燃起了欲火很是亢奋,面对这样成熟的民工我下面已悄悄的鼓了起来,幸好在台底没人看得到,因为我已经感觉到内裤里有点湿湿的了。只怕自己硬湿的下面使自己站不起来见人,唯有随便聊了些别的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猛叫他喝酒。。。。

趁他去洗手间我把帐结清了,我们俩一共喝了三支啤一瓶白酒,两个人本来酒量都不怎么好再喝下去真的走不动了。我问他:你还行吧,没醉吧。

他晃了一下脑袋“没,没醉!我还好,我很高兴很高兴和你一起吃饭喝酒,真的很高兴,但是好像我们还没埋单,你等着我去结帐!“

看他的样子没醉也差不多了,走路有点晃来晃去的了,我自己也到极限啦。我一手把他拉过来,掺扶着出门口”我已结了帐了走吧“”哎呀哎呀看我喝得,怎么可以让你结帐呢,本来是我请你现在反而是你请我啊,我又欠你了,叫我怎么办才好啊“

我轻轻拍他说道:“别再说欠我什么了,咱是好朋友嘛”

他又来那句上刀山下油锅赴汤踏火之类的,又提醒了我那一根遗失在酒间的神经。我想喝了酒满脸通红的,虽然开车只是三公里没交警查车,但是下午回工地影响也不好,于是我说:阿伟,我们喝多了不可以开车回工地的,干脆我们去旅馆休息一下过了酒气再回吧。“

“你是我最敬爱的人,我听你的”

后来我们就去了珠江中路的一间旅馆,关上门反锁好后,我就把衣服脱下来并对伟说:

”你洗澡吗?咱俩省点时间一起进去洗澡吧“,他笑了一下没说什么,但是好像真的什么都听我的了,他慢慢的把衣服脱下只有三解内裤,毛发却从他内裤两侧象太阳的光线入射出来,非常的性感,那一陀涨涨的好像一座小山在中间层,看得我眼直。

”进来吧,我们都是男人干脆把内裤都脱掉吧“看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慢慢时来我说道,”你们在工地晚上洗澡不一样全脱得干干净净的吗?现在倒象大姑娘?呵呵“(大工地一般民工冲凉房是没有间洗房的)

他看着我脱光了,也把内裤都脱掉了。

我盯着他的JJ打量,虽然没勃勃生机起来,但也不算小的。我顾意用手逗了他YJ一下说:呵呵你的不小啊,那小麿姑透漂亮的,让大姑娘看到可嘴馋了“

他听我这一说抬头过来,我那东西可是正硬梆梆的指着天呢,他笑着说:

”哈哈,李工还是你厉害哟,想女人了吧,呵呵。。。“

我说:想有什么用,但现在没有女人在怎么办呢,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我想你行吗?呵呵你是大姑娘?”

“你才是,你才是咧,别逗我来我都想上女人好久了害怕谈大姑娘”

经过一番逗乐洗澡我们根本没发生什么事就穿好内裤回到各自的床上了。 '喝了酒,你困就睡一会吧'我对阿伟说

'不困的,就是有点晕热'

'不困就好,我也有点晕但也不困,咱俩躺在一起再聊聊天吧'

没经他同意我就跨到他的床和他躺在一块又漫无边际的聊着。聊着。他好像睡着了,我伸出右手让他的头枕在我手臂上,左手轻戏的抚摸着他的头发,左脚脖子轻戏的搭在了他的下腹,他好像真的喝醉睡着了。我的YJ慢慢的挺了起来,顶着了他的左腰部,可能太硬了,阿伟动了一下,打了一个喉咳,估计醒着的,但他没有避开去也没有把我推开,只是闭着眼睛仿忽在想着什么,见他不抗拒我的意思,我更大胆了把左手顺着他的胸部慢慢的向下抚摸,隔着内裤轻戏的抚摸着他的YJ,他没有动只是呼吸有了一点变化而已,我暗自高兴,摸着摸着,伟的YJ开始有反应很快膨胀起来,他的眼睛还是闭着的,我已经不能自控,把嘴慢慢的向他面部靠过去,轻轻的吻了他的唇,他的胡子扎得我有点痛痒。伟的呼吸开始有点急促了,胸前的心和脉搏撞着他的身体起伏着,结实的胴体尽显示他粗旷阳光的男性魅力,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躺着,或者是在享受着我对他的抚慰或者真的是什么都听我的吧。我把心一横,快脆的把他内裤脱了下来,霎时他的YJ整个全露了出来,不算很大但很精壮和他的体型恰好成比例的,周边黑黑的YM向四睡散开并延伸到大腿两侧,显得特别的雄壮。我帮他套弄着,他还是没有睁开眼看我一下,可能是怕我停止或是怕大家不好意思?但却喘着大气并微微的发出'嗯嗯'的声音来了,真的享受吗?后来他翻过身来把我压在了下面。。。。。。。。。。。。

当我们睡醒后已是下午五点多了,看到伟好象刚才没有发生什么事似的,我们倒显得非常尴尬,我对伟说:'伟对不起的我中午喝多了'

他说:'没事的有些工人在集体宿舍里偶尔也会这样的,只是没想到用口也可以这么舒服呵'。我说'呵呵那有机会我再用口帮你弄出来,让你再爽一下'。他没有再说什么,不拒绝和蔑视我已经是很好的了。

晚上我们在珠江中路附近的餐馆随便的吃了晚餐,他这次没有再喝酒,我对他说:'伟我觉得你挺好的,愿意做我弟弟吗?“他说:好啊,我能有你这样关心我的大哥当然好啊,我听大哥的。”

我说:“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弟了。这样吧在工地你仍叫我李工吧,我叫你师傅,没人的时候你叫我哥我叫你弟。”阿伟点点头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直到现在,伟也不知道我是同仁吧更不知道同仁就是男人爱上男人,但我却深深的喜欢阿伟,更希望他能挣多一点钱生活过得好一点,我也尽量用各种理由给一些东西他的,他真的很听我的说话,我叫他为我去死他都会愿意的吧,记得在工地因为包工头的事把我牵扯进去了,当时一大堆人围着我要我交待清楚,我本来对包工头如何对待他们一无所知如何脱身呢。有几个年轻的工仔见我说不关我们管理的事就想冲过来动手,阿伟知道后远远赶来挡在我身前英雄气慨的样子对着想冲上来的人大声吼叫:“哪一个想动李工的我和他拼命!”全场的人让他一身凛气给震住了,我才有机会说清楚平息了他们的火药味。自那以后我们感情更深了,旁人也似乎明白就是这件事让我和伟好得更无得说。

元旦过后很快就春节了,阿伟也发了工资,他坚持着要还我以前欠我的帐同时还另外给了两佰我说是没给过我什么当是孝敬我的,我怎么推也推不掉,只有收下再悄悄的让他的工头当补助发还给他,我明白他的艰苦,虽然他的生活很清贫很节俭但从不想欠别人的情,这也是我对他最敬佩的地方,我只收了80元算是真的认了他弟弟。一天,在九数我又碰着他,问他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过春节,他却说春节的车费挺贵不打算回去了打过电话回家就行了然后等节后再回家一趟看看。我说:'既然不会去,春节就到我家住玩几天吧',他愉快的答应了。春节的时候我把他带到家里和他去了珠江新城的花城广场。广州塔等游玩了几天,但由于家里人多我没有再往那方面去想。只把伟当作亲弟弟来关爱

节后的工作仍正常的开展着,阿伟也很忙,不是砌墙就是抹灰铺地台砖等,偶尔晚上我也开?着小车和他去南沙江边的水牛头渡口附近散散步或吃霄夜,再没有开房做那种事,只是在车里我常常开玩笑的用手隔着裤子逗他JB乐一下,他总是傻傻的半笑着说:哥,你很坏啊总喜欢拿人家档里的玩意开玩笑,男人的JB都喜欢玩摸玩的,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叫玩意了,因为我老婆也喜欢玩这个而哥你也喜欢玩,可是你自己也啊'。

我眯眯笑着说:'谁叫哥喜欢你关心爱你呢,自噶的玩多了就想玩别人的了,而且哥担心你没有女人在身边给憋坏了帮你解解闷,看着弟你开心的笑容我才放心!''那哥什么时候想玩我的玩意就什么时候玩,咱是乡下人不懂什么,但确实哥摸得我很舒服看着哥高兴和就高兴了,等啥子时候我也摸摸哥的也学一下哥。'我看着前方心理暗暗高兴面带笑容不再说话,只是打开了CD听歌。4月15日(星期天)这天我刚休息在家,下午忽然电话铃响,我一看是阿伟打给我的(一般伟没事很少打电话给我,国为我们在工地天天能见面的),阿伟带着很沉重的语气告诉我,

儿子在校上体育课时突然晕倒后来去医院检查出患了白血病,所以他要马上赶加老家。爱人问我谁出事了,我说工地有点急事要我回去一下。我马上穿起衣服开车从广州回到南沙工地,找到阿伟,我把他叫到办公室里泡了一杯开水给他,只看见伟的眼眶红红的,肯定是哭过了,我摸着他的肩不停地安慰着他,平时这样一样坚强憨厚又热血方刚的父亲的农民工却在此时眼泪不停的往下流,同时我自己的心也感染到非常的难过,这个刻苦耐劳的父亲啊,平日节衣宿食怎么上苍总是要折磨这些善良的人们呢?后来,我马上上网帮伟订购了明天晚上回湖南的火车票。

晚上我和伟一起来到金洲,买了一些伟回家的物品及食品,然后我们才去了吃点东西填填肚子,但伟什么也不想吃,看得出他的心情是那么的焦急和不安。好难熬到第二天早上,伟把所有的行李都乱乱的塞进包里,我到宿舍找他,他都呆呆的坐在床上眼泪静静的往下流,等着漫长时间快点过去,我把一万元现金塞到伟的手里说:'弟这钱不多,你拿去吧,一定要想办法把儿子的病治好'。虽然自己口是这么说,但现今的白血病能治愈的机率是很低的,但是能讳心的安慰着阿伟,经我再三劝说伟才肯暂时把钱收下。

随后伟怀抱着我,哭得更厉害,我用手抚摸着他的头一边不停的安慰他,伟对我说:'哥,你对我这么好,今生我不知该怎样报答你好啊'

下午,我把工作安排好后就开着小车和阿伟直奔广州火车站,一路上阿伟沉默不语,我心也极之难受,静静的整个车厢显得非常沉重。

今年的五一假期,我去湖南探望了阿伟及他的家人,得知他儿子的病情暂时有好转,但面色略显得有点苍白,虽然家里并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摆设,但还是比较整洁的。他家人对我热情的招待使我感动不已。5月3号的早上伟用摩托车送我到衡阳火车站,途中边走边聊。自己在想,不知道何时再可以他相见了,于是说:“我们下车走一段路吧”伟把车停在路边的田埂上然后低着头不语了,手下意识的拔弄着田基的小草。我说:“阿伟,你在想什么呢,只能面对现实了要想出一切办法尽力把儿子治好啊”伟仍不语只是点了一下头,算是对我会复了,只见伟的眼泪开始滴在衣襟上,历尽生活艰辛的汉子啊那时那刻的眼泪我是非常理解的,我还能对他再说些什么呢估计他已在家人面前忍着痛苦好久了,我拍拍他的肩膀,伟忽然真的大哭起来,一阵子他哽咽着对我说:哥我的命太苦了,还连累你了”我说“弟啊你说什么呢?你有还哥啊,如果你再借不到钱就告诉哥,让哥一起帮你想办法吧”。我怀抱着他说:“不要害怕,万事有哥和你在一起的。”

他说:“哥我实在欠你太多了,恐怕这一生也还不完啊”

我说:“别想傻事了,因为哥喜欢你,真的,是从心里面的喜欢你啊,哥会想你等你儿子身体全好了,哥再介绍你到别的工地去工作,你放心吧。”此时我把脸轻轻的贴在伟的脸上,慢慢的他嘴角才露出一点笑意。我说:“好了,我们走吧。”

到车站了,伟说:“哥,你等等,我去办点事。”原来他买了一小箱衡阳特产松花皮蛋,非送给我不可。

他说:“哥很对不起的,家里什么都没有就这个小心意。”我感动得握住伟的手说:“哥有你这么一个热心肠的弟弟已足够啦,哥还等着你去广东和哥一起工作啊”伟说:“哥,你真好,我也喜欢你”。听到弟第一次说喜欢我,我真的很高兴,顿时自己更热泪盈眶了,临别时,我还主动的轻轻的抱了伟一下。

现在我隔几天也,保持打电话给阿伟问候一下他家里的情况,和他儿子的身体怎样。上苍保佑但愿他儿子能早日治愈吧,更愿他们一家生活得安逸一点,并祈祷他们好人一生平安!

上一篇:Gay爱情:我们分手吧!

下一篇:Gay士兵的真情告白

猜你喜欢
最新推荐
帅哥图片
GAY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