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帅哥网 > 酷儿生活 > 同志故事 > >

男生出柜九年的真实经历

更新: 阅读:

作者:叔叔的男朋友

11岁的时候我跟妈妈坐在公交车上,我无意地问她为什么这世上会有同性恋。她思考了一下,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吧。”我说我觉得同性恋很恶心很变态,而她却微笑着告诉我同性恋没什么。这是我人生中最清晰的对于同性恋这个话题的最初印象。

后来没想到12岁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是同性恋了。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就是在网上看到男性裸体和女性裸体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喜欢男性而不喜欢女性了。从那时候开始,我进入了一段对性的话题非常敏感的时期,就常常会跟同学或者网友聊到性。特别是在网络上这个一直以来为同性恋提供很好交流环境的平台,我更肆无忌惮地在QQ上跟所谓的网恋对象倾诉自己对性的看法。

我刚开始的网恋对象都是女的,中间也有过一次是我QQ里的一个陌生人,男的,突然发个消息过来,大致内容是问我可不可以跟他聊一下性方面的事情,不可以就算了。我用脏话拒绝了他。虽然我当时已经知道自己是个同性恋,可是我仍然觉得同性恋是恶心变态的,那时候的我对自己是同性恋这件事情是完全没有自我认知可言的。我甚至在念初二的时候为了掩饰自己同性恋的身份而跟同班的两个女孩子谈恋爱。

12岁的时候我在网上用“同性恋”、“同志”、“Gay”等关键词搜索自己想要的信息。于是通过同性恋的交友网站我加了很多人的QQ。我还记得第一次打电话给一个网友的时候,我害怕得手都在发抖,而且电话打通后对方问我是谁的时候,我沉默了很久之后只说了句不好意思我打错了,就马上挂断了电话。那个网友在我念初一的时候跟我见过一次面,而且那次见面很有意思,我就是叫他陪我一起去学校,明明有近路去学校,我却带着他绕了很大的圈,明明知道不可能也没时间发生什么,我却还是希望能多一点时间跟他待在一块儿。那天之后我们还有联系,但是没再见过,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便渐渐失去了联系。

初一的时候我13岁,那个时候已经知道QQ有个聊天室里面有专门的同志交友房间了,我找到湖南的同志聊天房间,在里面我认识了更多长沙的同志网友。在我不管是阴历还是阳历都正好是13岁半的那一天,我跟一个聊了一段时间的网友见了面。我们先在广场的石凳上短短地聊了一会儿。然后他就带我去了附近的一家招待所。开了个双人房进去之后他便坐在床上,而我却跟他保持一定距离地站在一旁。我当时真是不知所措极了,就那样傻傻地站在一旁,只记得他问什么我就答什么,而对白的内容我全都忘了。那时的我明明很想发生那种事情却又无法克服自己内心的底线。终于他站起来一把将我拉到床上跟他一起躺下,然后开始吻我。我当时脑中一片混乱,明明觉得很舒服,明明每天脑子里都无数遍地幻想着这样的场景发生,而自己却在真正发生的时候又不断地问自己为什么会跟一个同性在接吻。当然后来性的快乐以及那种天性使然还是让我忘掉了思考这些复杂的问题。

之后我没有节制地玩起了419。无论是不是有正在交往的男朋友,无论内心多么抵触滥交,我都照样419。中间有个我交往最久的男朋友是交往了三个月的。也是迄今为止我定义对方为男朋友而交往过最久的。当然我们也早已经失去了联系,我14岁认识他,19岁彻底断开联系。

十三四岁的时候是我对同性恋最感迷茫的时候,那两年的QQ资料里面我都是写的“suffer from spiritual emptiness (空虚)”, 那两年年轻人流行说郁闷,而我不喜欢跟别人一样,所以我选的空虚这个词。其实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更多的情绪应该是苦恼。我因为年纪小而得到圈内很多人的眷顾,同时也因为我私生活的不检点而受到与我交往的圈内人的威胁。比如拿我跟他们拍过的一些裸照说要发包裹到我学校,或者说打电话到我家告诉我家人我是同性恋,之类的等等。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非常苦恼的事情。当然也有圈内的朋友愿意帮我解决这些烦恼的,在我背后帮我威胁那些威胁我的人然后来邀功要我跟他在一起。毕竟我当时是未成年人,而那些威胁我的人都是成年人,所以他们跟我发生性关系是违法的,即便我是自愿的。所以他们也不敢做得太过分。而我自己却什么都不敢反抗,那时候的我太胆小了,只能依靠别人去帮我解决这些烦恼。

初二的时候我常常放学后一个人在大马路上漫无目的地夜游,城市人的欲望和寂寞尽收眼底。我身边的人没一个知道我在经历着这么早熟的事情和如此复杂的心路历程,家人老师同学只是看到我染发烫发打耳洞鼻洞穿奇装异服这些表面的东西,却不知道外表越是张扬的人内心越是寂寞。终于我还是忍不住对身边一个最重要的朋友出柜了。出柜的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早上,就像往常一样我们一起去上学。在快要进校门的时候,我鼓足了一切勇气跟她说我是基诶歪(Gay),我还是不够勇气,连Gay这个发音都不敢直接讲出来。当时初二,她英语一直很差,于是她马上问我基诶歪是什么意思。我就要她把基诶歪三个字母连起来看看是什么。她就思考了一下说,什么,Jay?那不是周杰伦吗?我感到很无语,只好说要她去查字典,等放学了再跟她说。因为我们同校不同班,所以聊到这里就各自进了各自的教室。那天整个早上我的心里都忐忑不安,连经过他们教室去上厕所的时候我都生怕她会突然跑出来对我说“啊,我知道了……”之类的话。终于放学,我们碰了面,出乎意料地是她居然还在纠结基诶歪是不是周杰伦,问我为什么说自己是周杰伦。我只好等跟她走到没什么人的地方完全坦白地告诉她,我不是说自己是周杰伦,基诶歪念Gay,是同性恋的意思,我是同性恋。这令她感到非常惊讶。在放学的路上我跟她讲了很多自己的经历,她时而觉得非常惊讶,时而又陪着我一同难过。之后她成了我那段时间里身边唯一可以倾诉自己真实情感的对象。现在我虽然已经可以跟很多人都讲自己是同性恋的事情了,但是我们却依然是对方最要好的知己。她是个T,初三的时候她告诉我她是T,我还非常自责过。因为我那时候以为是自己影响了她,害了她。后来我越来越加强了对同性恋的认知,当然也就解除了这份误会。

我们之间的友情有时会让我想到两个方面。有时候我会觉得性这个东西真地很不可思议,我是Gay,她是les,而且我们一直是对方最重要的知己。大一的时候有一次我去她学校找她,晚上就跟她一起睡在她同学家里。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们是异性恋,我们会不会早就像那些异性恋人一样分手了呢?还有就是有时看到别人辛辛苦苦找形婚对象,我们都觉得很好笑,她全家人都认识我,我全家人也都认识她,而且双方印象都非常不错。所以只要我们愿意,我们随时都可以形婚,而我们却不会那么做。因为形婚是在对异性恋的潮流妥协,让同性恋的意识形态消声于社会,所以我们都不会去迎合那种潮流。

继她之后,我又对自己的堂姐堂弟出柜,他们也都很理解很支持。今年过年的时候我跟我弟说上次我们一起去酒吧玩,他有个女同学长得很可爱,我姐听了就马上吐槽,基佬也懂女孩子的可爱吗?我姐夫由于第一次来我家过年,他在旁听了还感到很尴尬,因为过年一家人都在那里,不只我们这些年轻人。于是我弟对他说,没关系的,我们家开放得很,我哥的事情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我顿时各种无语。

我对同龄人的出柜都是比较平坦的。后来高中对同学出柜,都是只要别人来问了我是不是Gay,我就会回答是的。但是对父母的出柜还是有一些波折。

初三的暑假我看完了《Queer as Folk》(同志亦凡人)的全五季,里面的主人公Justin对我的影响非常深。Justin在剧中是少追老地爱着一个比他大十二岁的花花公子Brian。而当时我也正爱慕着一个比自己大十六岁的男人,他是外地的,后来我们分手他回老家去了,对我打击很大。因为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那是我唯一一次觉得自己再也不想玩了,而只想一心一意对一个人付出真感情的时候了,却没能如愿。之后我再也没恋爱过,不过受Justin的影响,我决定了,我要对父母出柜。我先是给父亲看了一段央视的介绍同性恋的视频,他全部看完后对我说,他其实之前一直怀疑,现在可以肯定了,但是要等我高考后再跟我详谈。当时貌似很平静,可是事后他出门了,我却接到了我母亲的电话。我母亲在电话里边哭边骂了我一顿,大致就是说我爸把这事全都怪在了她的头上,还有她不该在离婚后(他们是我六岁的时候离婚的)把我扔给爷爷奶奶带着,结果惯坏了我,任由我跟一些社会上的人接触学坏了。而我父亲后来也并没有他刚看完视频后的那么冷静,而是每次只要看到我上网接触与同性恋有关的信息,或者是发现有男的打电话给我,他都要大发雷霆。我爷爷奶奶已经老了,他们则并不发表什么意见,但看得出他们是站在我父亲那边的,因为每次我只要是为了同性恋的事情而跟父亲争吵的时候,我爷爷奶奶都会要我适可而止。我也一下子变得很没自信。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我都变成用长期消极的态度去应付了。

高三的上学期我寄宿,精神压力非常大,总是止不住地感到紧张,连吃饭的时候跟别人聊天都会手发抖,在人多的地方更是感到恐慌不已。冬天学校洗澡只有冷水,我也要每天都洗澡才能比较安稳地入睡。每个月只有两天休假的时候才能回家,我终于在一天晚上耐不住寂寞跟同寝室的一个男生在寝室的厕所里面抽完烟洗澡之前发生了性关系。他是直男,我帮他吹,他帮我S淫。只是这样而已。第二天我们又还是笑脸相迎,但并没成为很好的朋友。我也更明白了发泄X欲就像饿了吃东西一样,我们不可能吃一样食物的时候还对这个食物产生爱情。满足食欲肉欲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会感到舒服,仅此而已。

因为学校在偏僻的县城,而高三又没什么时间回家,我索性完善了自己的Z慰技巧,不去找人,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可是X欲的满足并没有让我的精神压力减小,我甚至常常在做不出题目来或者错题太多的时候会像个神经病一样把这些问题的来源全都怪罪在自己是同性恋这件事情上,而同性恋的事情又迁怒到把我生成同性恋的父母。因此我总是毫不讲理地对他们讲一些很刻薄很伤感情的话。那段时间他们很自责,直到最近两年才没那么自责,而我也变得感恩了一点。

高三结束后的暑假同学都忙着谈恋爱,见面聊到的都是关于恋爱的事情。我才发现大家都长大了,可能再过几年都要谈婚论嫁了。那是我第一次担心未来,我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同性恋,究竟怎样的未来生活才是自己想要去争取的。显然当时的我对爱情已经没有感觉,我一直觉得爱情是为一夫一妻制做宣传的媒介,而一夫一妻制在心理学上被认为是不符合人性的。所以我不会执迷不悟陷入这个死胡同,尽管当下的社会意识在这方面的构建非常强大,比如宣传爱情的歌曲、电影和电视剧都已经在中国社会泛滥成灾,但是我不会人云亦云地去爱啊爱。

高中的时候我很崇拜南京的那个同性恋公务员密陶,他在网上传艳照并力挺群交。我虽然当时从没试过群交,但是能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后来我还是感到他有落后的一点思想,那就是他希望能有群婚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是想结婚呢。婚姻有什么好的?即使是群婚制不也还是固定了限制了吗?而且我觉得这个社会很奇怪,很多已经结婚的人明明知道结婚后发现了对方的缺点而且要长期忍受对方的缺点是件艰难的事情,也明明知道为了生活中的琐事而争吵是辛苦的事情却说夫妻小吵是正常的,甚至说打是情骂是爱。他们明明知道结婚有多么不好却还是这样一代一代地将婚姻的美好灌输给未婚的年轻人以洗脑,要年轻人结婚。想想真是不可理喻。所以我觉得同性恋者要平等的话,与其要求同性恋婚姻合法,不如要求政府取消异性恋婚姻法。让所有在医院出生的小孩都归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建立未成年人学院,将小孩从出生养育至成年,这样还能避免什么富二代穷二代的区别产生,是最大的人人平等了。至于什么父爱母爱,哪有什么爱啊爱的,我觉得都是人类自作多情想太多了。一个刚来到世上的婴儿如果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而且周围的人也没有父母,他们是绝对不会感到自己缺少了父母的关爱的。同样那些关心小孩的成年人也可以向政府申请去未成年人学院照看这些未成年的小孩,但绝不是将个别小孩据为己有,而是去照顾教育所有的小孩。既然想当父亲想当母亲,那就去爱个够吧,全国这么多小孩给你爱,你到时候不要说你的爱是有限制的,不要说你的爱是自私的,需要回报的,养小孩就是为了来防老的,不要说你只能爱护个别的小孩!如果你真那么自私,请不要冠冕堂皇地给自己灌上美名曰其为“爱”,让人笑话!

我现在已经出柜九年,今年在百度出柜吧申请了吧主,目的是用自己的经验来鼓励和带领大家出柜。不过我发现百度上面还是有很多同性恋网友想要形婚而不敢出柜的,这让我感到大家都还要做更多地努力。还是那句话,世界的改变不是少数人做了很多很多,而是每个人都做了一点点。因为同性恋的光明未来不是靠同性恋亲友会,不是靠李银河,也绝不是靠少数已经出柜的同性恋朋友,而是靠每个同性恋者都出柜。

最后许个愿,希望有一天伟大的科学家们能发明出一种性倾向识别仪,那样的话,每个同性恋者都不会再被人误认为是异性恋,我们也就再也不需要做出柜这么麻烦的事情了。

上一篇:出柜引发的家庭风波

下一篇:高中男生体检发生的尴尬事

猜你喜欢
最新推荐
帅哥图片
GAY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