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帅哥网 > 同志小说 > 男男搞基小说 > >

经典男男小说:东北农村男孩

更新: 阅读:

经典男男小说:东北农村男孩

我依然记得你转身时的眼神,我对自己说:你并没有离去,你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我不哭泣,我不诉说,我在寒风中与你的灵魂并立:我爱你。

从记事起家就是这个样子,父亲整天骂骂咧咧,母亲终日若有所思,我的姐姐是唯一能让我感到生机与爱的人,同时她也是远近闻名的美女,十几岁开始就有很多小伙子跟在她后面,说话,送东西,讨好她,我也就从中勒索了很多好处。

我们家住在黑龙江省一个很偏远的农村里,村子的名字叫榆树屯,不是哈尔滨附近的那个榆树屯,是齐齐哈尔往南的那个,很小,无名,默默拙扑。

如今已经是四月底里,树木抽满了水绿,叶片闪着动人的魂魄色,仿佛窃取了你的心灵陈货就这样摆在了那里,突然间引起了你的注意和怜惜。这也许是树木最招人喜爱的季节,就如初生婴儿的眼眸,是再也没有的清澈见底了。

土地仍然是灰色的,升腾着湿润的潮气,往远看是透着嫩黄的草意。路旁的连翘花展开齑粉一样可爱的花瓣儿,间有绿叶从枝上探起头来挤占花儿们的领地;桃红与杏花竟相在枝头扭结着,红红白白,艳丽而俗气。

我就降生在这样一个小村子里,别人都叫我小木,或者木子;但是我的大名叫林小榆。

我从村头的石碑上跳到河岸上,几步就跑到了一丛树木的后面,这里原来有一棵老杨树被人砍掉了,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如今从那残存的木桩底小又冒出了许多小幼苗,望上去亮晶晶的。

我在逃避一个人,他是个外地来的男孩看上去比我大两三岁,但是实在太漂亮了,和我这个脏兮兮的小恶棍比简直是个怪物,外星球来的妖怪。我不想和他打招呼,或者是我幼小的心里隐隐有一种高贵的自卑,我怕别人看不起我,还不如我先看不起别人来的妥当些。

但是他还是发现了我,招手让我过来,我很本能的向后躲去,他大声说:“你害怕我啊?”

太狂妄了!他居然用了这个词儿!我为什么要害怕你,就因为你穿成那样吗?像是庙里供的呆佛!

我走了出来,但是手心里全是汗,好像还喀了个跟头。

我跌跌撞撞的走到他跟前,他扑哧一声笑了,伸出手来说:“交个朋友吧,我叫海风。”

我眯起眼睛仔细看他,他有点油头粉面,但是我还是慢慢的伸出手去,突然我发现自己的手很脏,忙低下头去河里洗,也是在无意间,我发现他居然在笑,无论他的笑有没有耻笑我的意思,我都被激怒了,我突然一推他,只听扑通一声他倒进了河里,马上就又浮出了水面,大声喊:“救命!救命!我不会……啊啊啊啊……”

我从开始的快乐变成了恐惧,他折腾了一会,已经没动静了,水面上连个气泡都没有了。他会死吗?会吧,我对自己说。

接着我甩掉了衣服一个猛子扎了进去,几下就捉到了他的一只脚,很快就把他拖上了岸,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把他放在光秃秃的草地上,不停的在他耳边呼唤:“你别死啊,你醒醒啊,你不要吓唬我,快睁开眼……”然后就开始打他的耳光。

突然他猛的坐起来,冲我一张嘴,一股臭水喷到了我的脸上,我险些憋过气去。

“你没事了……”我拉住他的手。

“哈哈,没什么,你为什么要淹死我啊……”他一边咳,一边问我,我发现他的头发是金黄色的,在夕阳的映衬下非常让人入迷。

“你说话啊,该不是又想把我弄到水里去吧?”

我看他吓的直往后退,就乐了:“告诉你,以后你什么都得听我的,不然我就把你扔到水里喂鱼!”我是谁啊,村里人都叫我小恶棍,这个名可不是白叫的。

他一个劲儿点头。

我们就算是认识了。

“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我罩你!”我拍着他的肩膀说,但是很费劲,因为他比我高一头。

他只是点头,唯唯诺诺。

我领着海风去王奶奶家玩,王奶奶是一个瞎老太太,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故事的人,她有一铺大炕,高得惊人,我每次都要踩小板凳,再上大板凳才能爬上去。她还有一个神气的笸箩,里面总是藏着大枣,花生,糖果一类好吃的东西,要知道这些对于我来说,实在太珍贵了,因为在家里绝少吃到。

路上正有一群小孩儿围在街头唱儿歌,我从不和他们玩,因为他们老说我笨,什么游戏都不会,拖大家的后腿,谁都不肯和我一伙儿,表面上看没什么,实际上我很难过,我也希望自己聪明一点,机灵一些,但是就是不行。现在我知道了那不怨我,怨老天爷没有把我造的很完美就放到了人间,但是在后来的几十年他弥补了自己的失误,我成了小村里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一位大学生,虽然海风也考上了,但是他毕竟不是本地人,我才是榆树屯的骄傲。

我和他在王奶奶家坐到太阳大得像个红盘时就要回家了。

他跟在我后面,左顾右盼,一会沉思,一会微笑。后来我才知道那就叫多愁善感。他的忧郁是天生的,有一种诱人的吸引力。

我跳进妈妈精心插好的菜园里,揪了一把小葱用手指捋掉泥巴,递给他,他抬头看着我问:“干什么?”

“吃啊。”

“不是吧?还有泥巴呢,我不想吃。”

“必须吃!”我命令他。

他皱着眉,吃了起来,我看见了他痛苦的眼神,都要掉下泪来了。

我突然不喜欢起他的样子来,一把打掉他手里的小葱说:“这是我妈妈栽的,很好吃,我饿了,妈妈又不在,我就吃这个,有那么难吃吗?你看你,真招人烦。”

他想了想,许久才说:“你去我家好吗?我想让你去我家玩玩,怕你不干。”

“不了,以后吧,我要给妈妈把米饭闷上,她快回来了。”说话间我攀着柳树枝向外跳,脚刚落地就有一股疼痛的感觉从赤裸的小腿传来,我低头一看,那儿被划了一个大口子,血从浅口处渗出来,我随手抓了一把土按在伤口上揉了揉,就要走。

“你怎么往伤口上弄土呢?那会感染的!”海风大叫。

“什么叫感染啊?”我奇怪的问。

“就是发烧,伤口会烂的!”

我看着他的脸,禁不住大笑起来:“你别吓唬我,老子是被吓大的!你快回家吧,我也要回家了。”

他还想拉扯我,被我粗鲁的推开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每次我推开自己的家门都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四岁时有一段时间我一推开门就会晕倒,别人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妈妈背着我到处看病,说是癫痫病,会越来越重,直至抽死,妈妈为了这些哭了很多年,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现在已经很少晕倒了。但是我仍然能在梦中听见闪电一般的尖叫,大片大片的黑云,还有无边无际的血液!

我正要推开门,阳光斜射进来,我眼前布满跳跃的灰尘粒子,忽然一只水靴迎面飞来,正砸在我身后的门框上。妈妈随即从里屋跑出来,倒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她的手搭在我的脚边不停的抽搐着。

接着就听一声怒吼,爸爸像红了眼睛的野狗奔到妈妈身边,他手中有一根皮鞭,拼命的挥舞着,皮鞭落在妈妈柔弱的身上和苍白惊恐的脸上。我顿时明白了:爸爸又在打妈妈,他又发疯了!

我立刻扑到妈妈身上,放声大哭。

“哭什么!滚出去!”爸爸一脚将我卷到一边,我于是捂着肚子蹲下去,使劲的咬着嘴唇。爸爸还在继续,我努力站起身,但是没有成功,只好爬过去再次扑到妈妈身上,护着妈妈的头,我宁愿他打我,因为我能清楚的知道那是怎么样的疼,打在妈妈身上我就不知道了,我无法忍受那种想象不出来的疼痛,它会蔓延到我的周身各处,我的心里,我的梦里,我活着时的每一个还不算强壮的神经,为此我愿意替妈妈承受所有的疼,因为我可以掌握自己的感觉。

当爸爸丢下皮鞭扬长而去时,我的眼泪已经哭干了,我始终不明白这个自称是我父亲的人,为什么有权利打我的妈妈还有我,但是我们还必须要和他生活在一起,我认为他是个魔鬼,是一个恶狼!

等上了大学以后,闷起无事时常想,要是此时我恐怕要劝妈妈离婚了。真的,我真的希望他们不曾生活在一起过,那样妈妈才叫在世上走过一回,我猜他在嫁给父亲后没有过幸福的感觉,有时候我也恨母亲的懦弱。但是在我只是六岁的时候我能做什么?

我爬到妈妈身边扶起她,她着,抚摩着我红肿起来的脸:“下次你记得要躲开,要躲的远远的,打在你的身上妈妈太难受了!”无论爸爸怎么样的折磨她,她都是这种逆来顺受的样子,我想她是从心里看不起爸爸的,她早已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记得有一次她将绳子套在了房梁上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我那时不到四岁,走到她跟前扯着她的裤脚问:“妈妈,你在干什么啊?为什么站的那么高啊?”妈妈当时就放声大哭起来,让你痛苦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不起。

从那以后她这样空蒙的眼神经常出现,她在默默支撑,为了一双儿女。也就是我和我姐。

“妈妈,你疼吗?”

“不。”

“他是坏蛋,我们把他撵出去吧!”我大哭着说。

“不,天啊!不许说这样的话,他是你的爸爸!”

“不!我讨厌他,等我长大了,也要用皮鞭抽他!”

“住嘴!”妈妈突然生气了。眼泪充满她的眼睛,“不要说这样的话,要遭天打雷劈的!”

我看着妈妈的红涨的脸色,就知道把爸爸撵出去的想法永远也没办法实现了。我不明白这一切,不明白妈妈。

上一篇:男男小说:二十五岁老处男

下一篇:校园同志小说:28天军训日记

猜你喜欢
最新推荐
帅哥图片
GAY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