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男孩帅哥网 > 同志小说 > 男男搞基小说 > >

熊熊同志小说:无熊不欢

更新: 阅读:

那天我怒气冲冲地洗完澡然后躺在沙发上给朋友打电话。

“这破房子我快呆不下去了,搬了进来才发现电视线,网线都不通,我跟房东说了,可那老家伙说当初租房协议上可没写要提供这些,联系了网络公司,人家说这边住的人少,根本就没线过来,这都快一个月了我电视和电脑都起灰了……偏偏当初一眼就瞧上了这房子,房租也付了一年的,我当初中邪了吧我?”我抱着电话大吼大叫,好像我朋友就是房东一样。

朋友正安慰我呢,忽然就听到楼下传来一声狼嚎似的叫声,吓得我差点就从沙发上摔了下来。

我打开窗,伸头出去看了下,那大叫的人已经走进了楼道,一楼到六楼的声控路灯全都亮了起来。

“你看吧,住这的人估计也都是神经病,大晚上的叫得像杀猪似的!”我在电话中愤愤地说,然后用力把窗子关上了。

朋友看我实在有点崩溃,就说要不明天晚上你到我这看看电视上上网再回去吧,你一个人住那边回去也无聊……

他话还没说完,我忽然听到楼道里传来一句嘹亮的歌声:“咱……当兵的……人……呃!”和着歌声的节奏,那人一步一步踏着楼梯上来了,那步子震得整栋楼都摇了起来似的,尤其最后那一句响亮的打嗝声,搞得我都觉得脖子眼卡了一下。

“就是不……一样……呃。”外边的声音依然很大。

朋友在电话里紧张地问我:“什么声音啊?我怎么听见有人在你旁边?”

我本来就在那气得不行,现在连和朋友聊下天都被人打断,于是更加怒火中烧,我对朋友说:“有个喝醉的家伙在外边大吵大闹的,等我出去教训他一下,等下打给你啊!”说完啪地挂了电话,然后蹬蹬蹬跑去拉开门。

那人已经过了我这层,脚步声在我头顶上咚咚地响,歌也蹿到了另外一首去了。“咱……当兵……的人……团结……团结就是……力量!”

“干嘛呢?干嘛呢?这大晚上的,注意点影响好不好?”我冲着上边喊。

我刚喊完上面就没声了,我感到心头的气稍微顺了点,毕竟还没太醉还有那么点公德心,我正要缩回屋里,忽然头上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呼噜声,呼——,那声音在楼道里立体得不得了。

原来睡着了啊?我忽然觉得有点好笑,连打呼的声音都还是刚刚唱歌的那节奏呢。

回到屋子里倒了杯水喝着,忽然觉得周围不是那么安静了,好像开始有了点人气。

我之所以一到晚上就觉得莫名焦虑估计就是太安静所导致的,本来住的就是城郊,这栋房子住的人又少,我来那么些天出门从来没遇到个同楼住的人,当初也因为这安静好睡觉才看中的,谁知道等真正住进来了反而适应不了这种安静了,没电视看没电脑玩,安静得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这越发加剧了我的无聊和焦虑。

四周又安静了下来,我又开始无聊了,想了想我决定去看看那个醉汉,就他刚刚那几嗓子虽然吵,可是也驱散了我不少无聊的情绪,再说了,万一他醉死在楼道里那我还怎么敢在这住下去啊?

我出了门,然后双手一击掌想把声控路灯打亮,可是刚刚明明还亮着的灯却亮不起来了,我又大声咳了一下,楼道里还是一片漆黑。仔细听了下,那人的呼噜声依然高亢,其实我也真多余,就他那呼噜声比我这咳嗽声大了不止十倍了,灯要亮的话早都亮了,我估计就是他刚刚那一狼嚎把声控开关给弄坏的!

摸出打火机点着,扶着楼梯慢慢往上走,我看到在楼梯拐角处,一个男人坐在地上,背靠着墙睡得正香。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喂!你醒醒……”

他忽然睁开了眼,然后大吼了一声:“亮!”

我被他吓得手一哆嗦,打火机就掉地上熄了。

“妈的,这破路灯又坏了……”他咕哝了一句,接着就没声了,过了一会呼噜声又起来了。

我这才想起来,刚刚他那一声把全楼道灯都震坏了的就是这个“亮”字。

真幼稚!记得我以前住那地方楼下有个年轻妈妈晚上带着孩子回家的时候都会逗孩子说:“你对着路灯说‘亮’它就会亮了,我们家路灯最听话了。”那时候我每天都听得见奶声奶气的“亮”,没想到换了个地方竟然还能听到这个。

我在地上摸索了半天也没摸到打火机,反而摸到了一只大手掌,想想老呆这也不是办法,干脆拉起他的手钻到他胳膊底下,然后一只手去揽住他的腰,想把他架起来。

我使劲地想要站起来,但是坐在地上的人纹丝不动。

我深吸了一口气,卯足了劲,然后使劲往上起身。“起!”我边站起来,边叫了声。

那人的身体随着我起来了一点,然后又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发出沉重的闷响。

大概是摔疼了,他停止了打呼,同时我感到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动了一下,然后一把抓住了我的肩头。

“我没醉!”他冲我说了一句,满嘴的酒气熏得我差点晕了过去,“我自己会走,不用你管我!”他很愤怒地说,然后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我借机一使劲,他自己也扶着墙,我们终于站起来了,不过我已经把劲用完了,边喘着气边问他:“几楼?”

“我……自己走,不要……你管我……我钥匙呢?”他推开我,摇摇晃晃地伸手去抓楼梯扶手,没抓到,向前扑了下去,我赶紧一把将他扶住,他沉重的身体撞在我身上,我则撞到了扶手上,疼得“哎哟”地大叫了一声。

他忽然一把抱住了我,有些紧张地问我:“你撞哪了?”

“你醉着还是醒着的啊?存心逗人玩的啊?”我听他口气好像是清醒的,于是问他。

他抱住我以后头竟然就靠在了我肩膀上,感觉好像又睡着了。

我推了推他脑袋,头发硬硬的有些扎手,不过却闻到一股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还挺好闻的。

“到家再睡吧,我骨头都快散架了,你住几号?”我问他。

“402……”他回答了一声,然后自己开始扶着墙向上迈步,我赶紧扶着他向上走去。402,不正好是我楼上?我就住302啊,不过我从来没听到过楼上有什么动静,我还以为没人住呢。

到了门口,让他扶着门,我开始在他身上找钥匙。上边是件亚麻衬衫,没口袋,于是把手伸到了他的裤兜里。

中奖了!他这只裤兜竟然是破的,我的左手径直地就滑到了他的大腿上,毛毛的,手感还真不错,而且手背好像还触碰到了那个,热热的一团……

他大概有点站不稳,忽然动了一下,我立刻醒悟,现在可不是吃豆腐的时候,于是另一只手又伸进了他另一边的裤兜。大概因为这边裤兜是破的,所以他的东西全装这边了,简直就是个杂货铺!

先摸到手机,接着是钱包,烟,打火机,纸巾一包,还有几张钞票,几张硬硬的估计是名片……终于摸到了钥匙。

“开门!”他忽然抬手就开始砸起门来,嘴里还咕哝着:“你给我开门!要不我踹门了……”

他这全身一动,臀部竟然撞到了我下面,而且随着他捶门的动作还一下一下地撞过来,我这才发现,我是整个从后边抱住他的,而且一边一只手正插在他裤兜里,好像在扶着他的腰,那动作……咳,不就是……

幸好四周全黑也没人看见,有些尴尬地替他开了门,摸到门边的开关打开了灯,然后扶着他直奔沙发而去,把他重重地甩到沙发上躺好,我长长地松了口气,这家伙可真够沉的!他比我还高了个头,估计快有一米八了吧,再加上不下一百公斤的重量,把我累得一身大汗。

我累得够戗,他倒好,躺在沙发上马上又鼾声如雷了。把钥匙给他扔茶几上就准备回家洗澡,为了他我今天得洗第二次澡了。

“有点冷……”我正要出门,他忽然迷迷糊糊说了句。

想想好人做到底吧,我于是转身进到他卧室里,打开灯。出乎我的意料,他的卧室竟然十分整洁,一张大床上,床单平整无痕,被子叠成个豆腐块有楞有角的,想想就一层楼板之隔的我的卧室,被子似乎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一直像条大虫子似的弯弯曲曲——我从来就不爱叠被子!

把被子抱到客厅,给他盖上,我这才近距离地看清楚他的脸。脸庞方正,眉毛浓密,有圈很男人味的络腮胡,不过剃得很干净。刚听他声音以为他是长得很粗糙的一个人,现在细看之下,发现他竟然有双很好看的睫毛和很挺的鼻梁,这倒和他的大嗓门有很大的反差。

这熊不错啊!我的色心又起,假意替他拉被子又趁机摸了摸他胸前,哇,好结实的两块!我在心里暗自美了一下,然后赶紧关灯出门。虽然喜欢熊,可我还没混到要趁人之危的地步,小吃下豆腐还行,真要那什么我没那胆子更没那么低级。

正要关上门,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滋滋声,我又把灯打开了,只见被子底下他正在扭动着身体,不一会他掏出了个手机,然后随手一扔……我没想到他竟然把手机往我这扔过来了,幸好我反应快,一把接住了手机,这才发现手机一直在嗡嗡地震动着。

想了下还是按了接听,万一是他家里人担心他打来的呢。

“今天晚上闹够了哈……欧阳静,你真行啊你……我问你到家了没?”电话那头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同样有些醉意。

“喂,我是他楼下的,他刚醉倒在楼道里了,我送他上来的,你是他什么人?”我问他。

“哦,我是他朋友……什么?醉倒在楼道?我不是交代出租车司机送他上去的么……那破司机!我还多给他钱了呢……那什么,谢谢你啊!”那人对我说。

“嗯,他现在睡着了,我也要回家了,再见吧。”我说。

“等等……”那人在电话那头急着问,“他……还好吧?”

“就醉得厉害,我看也没什么大问题……没事我先走了啊?”我说。

“好的,好的,谢谢你啊!”他在那边又谢了一次。

我刚回到自己屋子里,我的手机也响了。“刚打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你不是说去教训什么醉汉么?没和人打架吧?”朋友问。

“我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么?男人嘛,喝醉了难免会声音大些,这很正常啊。我洗澡去了啊,然后睡觉,累死我了!”我说。

“你不是才洗过澡,又洗?”朋友挺纳闷地说,“大晚上的出去一趟回来连气都消了,声音听着还挺兴奋,你小子干什么坏事了吧?”

“我发现我楼上……还是不说了吧,我邪恶的左手啊……哈哈!”我边说边挂了电话,然后看了看刚刚摸过人家大腿的左手,得意地想,今天晚上还有点收获啊!切,还说找个清净地方修身养性的,马上又开始下流了不是?

第二天是周末,我正躺在床上睡懒觉呢,忽然头顶传来一声巨响,一下就把我给震醒了。接着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往地上扔东西,我又听到昨天晚上那大嗓门了,虽然听不太清楚,可感觉好像在和谁争吵。

我最讨厌睡觉时候被人闹醒,这次也不例外,心中一股小火蹿起,我一伸手恰好摸到了床头柜上一本厚厚的书,是朋友送我的《圣经》,据说希望我借此真能修身养性。我无意冒犯上帝,可我控制不了心中怒火,于是将厚厚的《圣经》用力朝天花板上扔去,“砰”的一声过后,我看到《圣经》像颗急速下坠的流星一样落了下来,来不及躲闪,书本重重地砸到了我脸上!

“噢!麦嘎的!”我捂着眼睛鬼哭狼嚎一般大叫了一声。

大概是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起了作用,楼上忽然安静了,不一会,我听到上边的人重重地关上门,走了出去。

哼!别以为是帅熊我就不敢抗议,我是喜欢熊没错,可我更讨厌不文明的恶邻居!看你下次醉了我还扶不扶你回去?忽然,我的左手竟然又开始有点毛毛的了,想到昨天晚上那一摸手感还真不错……咳,瞎想什么呢?我赶紧停止这种无聊堕落的思考,反正也睡不着了,起床吧!

边穿衣服我忽然又冒出个念头:下次他再喝醉到底扶还是不扶啊?但是就在一抬头的瞬间,我忽然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再扶他我就是驴变的!”因为我看到穿衣镜里边,我的一只眼眶周围一圈黑色的淤青——刚刚那本书给砸出来的,而我会被书砸到都是因为他。

打起精神出门去买菜,因为我几个朋友说好今天晚上过来吃饭,并且特别要求不去饭店。美其名曰祝贺我乔迁之喜,实际是想叫我亲自下厨,自从我上次在老杨那稍微展示了下厨艺,他们竟然吃得连渣都没剩一点,并且从此念念不忘。偏我又很懒,平常难得做次饭,于是他们只好逮到个借口就逼迫我就范。

搬过来快一个月了,不请他们过来玩一次也真说不过去,所以我勉强答应了。

走出楼道的时候,我发现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正坐在楼前的花台边上低着头抽烟,我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莫非是新搬进来的?反正从没见过。

等我买好菜回来,那人依旧坐在那里,这次,他的头是抬着的。

一个三十多岁的熟男,脸上神色有些黯然,五官立体,相貌堂堂,还颇有点某明星的味道。好啦,我坦白,他长得有点像港星方中信——我某段时期迷恋的类型,所以我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再一看他脚边,一地的烟头,但他眼睛却没朝我这边看,直勾勾地盯着楼上某道窗户。我一抬头,看到昨天晚上402那头熊也正在窗边往下看呢,大概是看到我也在看他,他装出很自然的样子伸了伸懒腰然后转身走了。

随后,我听到我旁边的熟男发出了一声长叹。

我有些懊恼地走进楼道,想想我也算是同志圈内U熊一名,当初也还有点人见人爱的意思,可现在竟然有人对我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莫非刚到27就已经青春不在?我恨岁月这把刀啊!又或者该去健健身了?这都懒了快一年没进健身房了……或许是今天的黑眼圈导致形象大扣分……

我正在自恋病发作胡思乱想呢,忽然听到那人开口了:“你住302的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转头看着他,觉得有些奇怪。

“昨天晚上是你帮忙送他上楼的?”他又问,“我是昨天晚上电话里那个……”

“哦,我想起来了!”我恍然大悟,“来看你朋友?怎么不上去找他?”

“我去看过他了……”他忽然现出些尴尬的神色,然后赶紧岔开话题,“这栋楼之前就他一个人住,你是最近才搬过来的吧?”

我点点头,看着他,看来他对这里很熟悉啊。

上一篇:大学生宿舍搞基:疯狂的上下铺

下一篇:校园同志小说:甜蜜的大学生活

猜你喜欢
最新推荐
帅哥图片
GAY生活